Home 初信造就 初信造就- 再论生命的认识-第十二篇 脱离魂而活在灵里

字体大小

简繁转换






忘记密码了?
忘记用户名了?
尚未注册? 创建新帐户

联络我们

Email:
Subject:
Message:

初信造就- 再论生命的认识-第十二篇 脱离魂而活在灵里 打印

再论生命的认识   第十二篇 脱离魂而活在灵里


魂与灵相对

魂与灵是相对的,且是绝对不同的两种东西。什么时候我们活在魂的心思、情感、意志里,什么时候我们就不能活在灵里。罗马八章清楚的指出,肉体与灵相对,"体贴肉体的就是死;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。"(6。)林前二章给我们看见,魂与灵是相对的。十四节说,"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,反倒以为愚拙;并且不能知道,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。"一个属魂的人,对于属灵的事,一点也不能领会,并且连羡慕也没有,甚至还以属灵的事为愚拙。惟有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,他不仅有一个羡慕的心,并且能看透一切属灵的事。所以,林前二章给我们一幅清楚的图画,看见灵与魂是绝对不同的两种东西。


人活在灵里,凭着灵活着,就是一个属灵的人,能懂得、看透、明白神属灵的事。人若是活在魂里,凭魂活着,在人看虽是一个规矩人、一个好人,对属灵的事却一窍不通,连渴慕也没有,并且会厌恶,会拒绝,会看为愚拙。所以不仅属肉体是不属灵,即使属魂也是不属灵。


肉体与灵相对

罗马八章说到肉体时,是把罪与死联在一起;罪是根,死是果。二节说,"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。"罗马八章是对付罪的问题,因为八章是接着六章;六章说到一个人如何能从罪里得释放,八章则给我们看见,是那个生命之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们,叫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律。所以六节说,体贴肉体的就是死;意思是,体贴肉体的,就是在那里犯罪,其结果就是死。罗马八章说到死,是重在和罪相联;所以,脱离肉体,就是脱离罪。


罗马八章是接续六章,论到如何能脱离罪,如何能不犯罪。所以,在说到体贴肉体时,就重在肉体和罪相联;要脱离罪,就得脱离肉体;要脱离肉体,就必须活在灵里;活在灵里就是体贴灵,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。(5~6。)这意思是,我们若活在灵里,灵就释放我们,叫我们脱离罪;这是罗马书的中心。


肉体与灵相对是犯罪的问题,魂与灵相对是不认识属灵的事

罗马八章题到肉体时,重在和罪相联,是犯罪的问题;林前二章题到魂时,没有说到罪的问题,而是说到如何能懂得属灵的事。罗马八章说到一个人如何能脱离罪,所以是重在罪的问题;因着题到肉体,就重在和罪相联。林前二章说到如何明白属灵的事,如何明白神的事,如何事奉神,如何摸着神的事;这里题到魂,是说到在属灵的事、在事奉神的事上,魂乃是毫无所能,一窍不通,根本无法明白,连欣赏也不会,连愿望都没有,甚至是把属灵的事看作愚拙的。


这给我们看见,魂不只不懂得属灵的事,不要属灵的事,甚且是把属灵的事看作愚拙的。所以,属灵的事只有灵才能懂,只有属灵的人能参透一切属神的事。罗马八章是说,不活在肉体里,活在灵里,就能脱离罪;林前二章是说,不凭魂活着,凭灵活着,就能明白属灵的事。

属魂不是犯不犯罪的问题;不是说不犯罪,就不属魂了。一个人也许不犯罪,在人面前规规矩矩,但他很可能百分之百是个属魂的人。林前二章题起属魂的问题时,一点也没有谈到罪。罗马八章和加拉太五章,题到属肉体时,才说到犯罪的问题;属肉体就是犯罪。加拉太五章所列举的那些罪,都是肉体的果子;所以罪和肉体特别有关。一个人在那里犯罪作恶,放纵情欲,当然是属肉体的;但一个人不放纵情欲,不犯罪作恶,凡事按规矩而行,在人眼中被看作是无过的,并且想要事奉神,有意思要摸属灵的事,明白属灵的事,却常是一窍不通,这样的人是活在魂里,不活在灵里,乃是属魂的人。


林前二章这样一个属魂的人,是一个不犯罪的人,却也是个不能懂属灵事情的人。虽然他不凭肉体活着,却也不凭灵活着;他乃是活在那个居间的地方,就是他的魂里。他活在魂里,虽不犯罪,却也不懂属灵的事;他不凭肉体活着,但也不凭灵活着;他乃是活在魂里。


肉体和灵相对是犯罪的问题,魂和灵相对是不懂属灵的事的问题。一个人凭肉体活着一定犯罪,一个人凭魂活着,可能不犯罪,却定规不懂属灵的事。一个人必须凭灵活着,才能一面不犯罪,一面又懂属灵的事。一个属肉体的人是个犯罪作恶的人,一个属魂的人可能不犯罪作恶,却对属灵的事一窍不通。惟有属灵的人,才能一面不犯罪,一面又懂属灵的事。罗马八章和林前二章两处圣经,都讲到属灵这一件事;但是罗马八章的属灵重在脱离罪,林前二章的属灵重在明白属灵的事。罗马八章的属灵与属肉体相对;林前二章的属灵与属魂相对。


"好"与"属灵"极其不同

一个凭魂活着的人,可能很好,很规矩,很良善,但定规不能通晓属灵的事,甚或对属灵的事,连渴慕也没有。我曾碰见不少这样的弟兄姊妹,他们行事很谨慎,为人可以说无可指摘,但对属灵的事,一窍不通,也不追求;对自己和对别人的估量,都是以道德好坏、是非对错为标准。他们在一切事上,对任何人,都缺少神那属灵的感觉和见地。他们可能很有思路,很理智,但灵里不清明,感觉不敏锐。以作人来说,他们实在是好,既懂得怎样为人,怎样处事,又聪慧敏捷,殷勤周详;然而,一摸到神属灵的事,他们就莫名其妙,毫无感觉,毫无窍门。并且他们对属灵的事,常是心情冷淡,不只钝于领会,且懒于追求。所以好的基督徒不一定是属灵的基督徒。属灵的基督徒,不仅是作人好,并且是活在灵里,有灵的感觉,懂属灵的事,在里面认识神的道路,有属灵的窍。


好与属灵,二者极其不同。许多圣徒好而不属灵,好而不活在灵里-人可以在他们身上碰着好,却碰不着灵;看得到美德,却闻不到神的味道。从某一面说,他们好像不是属肉体的,但他们确实是属魂的。他们虽然不放纵肉体,但也不活在灵里;虽然不活在罪恶里,却活在自己里;虽然不赞成罪恶的事,但也不渴慕属灵的事;虽然不随肉体犯罪,却凭自己,就是凭魂活着。魂是他们生命的源头,也是他们生活的凭借。他们是活在魂里,凭魂活着,而属于魂的人,所以他们不爱慕属灵的事,并且也不能明白。


属魂的人

魂里有三种不同的机关,心思是思想的机关,情感是爱好的机关,意志是主张的机关。如果我们碰着一个属心思的人,虽然他也属情感,不过情感在他身上成分轻,他的头脑,他的思路,他的理智,是他最重的部分。一个属情感的人,大部分是糊里糊涂,不懂理的,人和他讲理,他越翻腾。俗话说,"一千个理由抵不上一滴眼泪有力量。"你要他动情,只要落一滴眼泪,他的心就动了。这样的人不讲理,一味的情感用事;姊妹们大多是属情感这一面的。再者,属意志的人,他的主张非常坚定;他一旦定规,没有人能更动。这样的人刚硬到一个地步,是不讲理的倔强。所以,一个倔强的人,定规是个属意志的人。


这三种人都是属魂的人。无论是属心思、属情感、或属意志,凡属于这三项中任何一项的,都是属魂的人;因为魂里的三大部分,就是心思、情感和意志。我们要学习分别灵和魂,就必须严格的在这些事上摸感觉。什么是心思里的故事,什么是情感里的故事,什么是意志里的故事?我们一个行动、一个意念,甚至一个爱好,到底是从心思出来,以心思为源头呢,还是从情感出来,以情感为源头,或者是从意志出来,以意志为源头?如果是这三项的任何一项,那就证明我们是属魂的人,是活在魂里,而不是活在灵里。


属灵的人

一个凭灵活着的人才是属灵的人。一个属灵的人,不以心思、情感、意志为源头,乃是回到他的最深处,以他最深处的感觉为源头。他的生活、行动、工作都是从他深处那个感觉出来的;他把深处的感觉,摆在一个首要的地位,以深处的感觉为首,领先作头,来支配他的心思、情感和意志。他以灵里的生命为生命作主体,而以他魂里的心思、情感、意志为机关。换句话说,他是以里面的感觉作主,心思、情感、意志不过是机关。


属魂与属灵的分别

以情感来说,人是感情的动物,所以有些圣徒作工,是用情感的方式,联络、打动人的情感。比方,我们去服事一位弟兄,但这位弟兄不爱说话,对我们更是不容易开口,好像对我们没有什么好感。于是我们就买一本金边圣经送给他,恐怕这还不太能打动他,我们就加上一本精装的荒漠甘泉,再加一本选本诗歌。这样一来,人是感情的动物,他就被打动了,他的情感在那里起了作用。很快的,情感就在这件事上,在他和我们之间作了主。然而,当情感在那里作主时,我们的最深处会有一个不平安、不妥当的感觉。


从深处的感觉说,我们送人圣经、诗歌、荒漠甘泉,实在是好事,因为那三本的确是好书,但人的情感一被摸着,就会凭情感和我们交通,凭情感和我们来往,这样交通、来往的结果,我们就都落到情感里去了。在表面上,我们是彼此相爱,在主里有交通;事实上,我们是堕落到情感里去了。当我们深处有这样的感觉时,那就是灵的感觉。好像我们只关心这位弟兄,对其他圣徒发生的难处,我们不大关心;我们说我们力量来不及,但这位弟兄一发生难处,就摸着我们的心;这就是情感问题。


当我们这样凭情感和圣徒来往时,我们深处会有感觉,那就是灵里的感觉;灵里的感觉会起来反抗,题出异议,使我们不安。同时,我们自己里面也清楚,我们这样和圣徒来往多了,凭情感交通交通多了,虽然很甜美,但祷告时我们的灵瘪气,灵弱了;我们越这样和圣徒凭情感交通,结果情感养大、壮大,我们的灵就萎缩、软弱。这样,我们到神面前去祷告就没有力量,灵是瘪气的,好像皮球的气不足,拍的时候,连声音也不对。我们一祷告,里头灵的气足不足,差不多有一点属灵感觉的人,都能听得出来。这就是属情感和属灵的分别;凭情感活着和凭灵活着的分别就在这里。


就心思而言,这个心思的难处多半在弟兄身上,因为弟兄多半意志强,思路通达。以事情来说,往往是这样讲也通,那样讲也通;既然通,我们就容易定规去作了。然而,当我们去作时,深处会有一个感觉,不赞成。我们凭思路观察、分析都通,但我们深处却有一个感觉,不通。那个深处的感觉,就是灵的感觉;这时,我们应该不顾思路,只顾感觉。如果我们顾思路不顾感觉,那就是抹煞灵,而活在魂里;但我们若只管深处的感觉,那就是活在灵里,凭灵活着。结果,我们就是活在神里面,而不是活在自己里面。


这给我们看见,不管我们的情感或心思如何,都不能作主,只能作机关;惟有我们灵里的感觉能作主,我们必须学习把灵里的感觉摆在首位。譬如讲道的人,原先已经定规好,想好,要讲那一篇道,并且那个条理怎样分法,怎样讲法,都早已想好,也定规好;但当他站起来讲的时候,那个里头的感觉不通了,里头感觉要他讲另一个题目。这时,他必须放弃他原来的思路、定规,跟随他灵里的感觉。若是他忽略里面的感觉,而跟随思路、跟随原来的定规,他就是否认灵而活在魂里。


盼望我们众人都看见,情感的、思想的、意志的,都是外面的,只有灵是里面的。我们的情感,常常和我们深处的感觉相反;我们的意志,常常和我们深处的感觉相左;我们的心思,也常常和我们深处的感觉作对头;所以,我们总要把这个灵里的感觉,深处的感觉放在高位,居于首位,把魂里的情感、心思、意志放在一边。在日常生活中,甚至在一切行动上,都得先摸我们深处的感觉。这就是回到神面前,回到灵里面,因为神乃是在祂的灵里,住在我们灵里面。


神是借着我们灵里的直觉,把祂的意思给我们觉得。所以,我们不仅看外面的光景,我们还要把外面的光景,带到神面前,回到灵里面,摸摸里面神的感觉。这个回到神面前,用经历的话说,就是回到里面,把我们这个人从外面的观察,外面的环境收回来,收回到深处,收回到灵里。虽然我们有所观感,头脑也有了思路,情感也有些感觉,但我们还得回到灵里。不要以情感、心思、意志为主体,乃要以灵的感觉为主体;务要操练这个魂与灵的分别。


学习从魂里调回到灵里

生命的交通乃是在灵里面的;因为交通是生命的,而生命又是在灵里。得救前我们这个人是活在魂里的,就是活在魂的心思、情感和意志里。我们是脱不开魂的,我们这个人就是活在魂的心思、情感和意志里。然而,神的交通是在我们灵里,所以我们要摸着交通,要学习交通,首先就要把我们这个人,从我们魂的心思、情感、意志里调转到灵里。


我们如何能从意志里调回到灵里呢?譬如,有位圣徒定规周二回曼谷,这个定规是出于意志的判定。这时,虽然他已定规周二要回曼谷,但他愿意把这个定规放下,不坚持;他回到深处,俯伏在神面前,安静下来,整个人既不管曼谷怎样,也不管自己的定规,只是简单的从意志里退下来,退回到灵里,摸摸灵里的感觉。这就是学习把他这个人,在这件事上,具体的从意志里调出来,调回到灵里,摸灵里的感觉。若是灵里的感觉,也是觉得要他周二回曼谷,那很好;若是灵里另有一种感觉,他就要学习放弃定规,从意志里出来,顺服里面的感觉。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功课,却是我们一生都得学的功课。


外面的人毁坏,里面的人一天天新起来

回到灵里交通这件事,或者说,活在交通里,活在灵里这件事,并不是我们说学就能学成功的,必须有神的手在外面拆毁我们这个人,也就是必须神的灵在外面安排环境,来拆毁、毁坏我们这个人。"毁坏"这辞出自林后四章十六节:"外体虽然毁坏,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。"外体就是外面的人,虽然毁坏,内心就是里面的人,却一天天新起来,长大起来。这个毁坏就是拆毁。十六节的"毁坏",就是八至十一节神的那个对付。


使徒保罗在七节说,"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,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。"我们都知道,那个瓦器就是指着我们这个人;我们这个人是土造的,是个瓦器。"瓦器"不仅是指我们的身体,更是指我们这个人说的;"宝贝"是指神和祂的生命,就是基督和祂的生命。我们有这宝贝放在我们这瓦器里,意思是,我们有基督在我们这人里头。基督在我们这人里面,就是在我们那里面的人里;我们里面的那一个人就是基督,而我们外面这个人就是我们自己。所以十六节说,我们外面的人毁坏,里面的人却一天一天新起来。这意思是,我们给神拆毁了,而基督在我们里面建立起来。


魂是外面的人,灵是里面的人

这外面的人,以形体来说,是我们的身体;以精神来说,是我们的魂。外面的人就是我们的魂,就是我们这个人;外面的人毁坏了,就是我们这个人毁坏了,也就是我们的魂毁坏了,也就是我们的心思、情感、意志毁坏了。有位弟兄,头脑大,心思强,思路清楚,所以那位是灵的基督,就在他里头受委屈。因此神就兴起环境,对付他的头脑,对付他的心思;神兴起环境击打他的心思,击打他的思路,这就是拆毁。在神没有对付他以前,他想什么都很灵光,他那个清楚的头脑,怎么想都通,都对,但现在神的手来了,神要对付他这个人,结果他所想的虽不错,作出来的却都一团糟;那就是神在环境中击打他。他以为事情那样作定规好,结果却一塌糊涂;他想事情那样作一定成功,结果却完全失败。这就是神用手来击打他的头脑,来拆毁他的心思。


千万不要以为,这是件简单的事。有的人就在神手里给神打得一塌糊涂,这个打糊涂,就是把他的头脑拆毁到一个地步,当他再碰到事情时,他的头脑不敢动了。好比雅各,从前他的腿很能跑,不只腿能跑,头脑既能争,又能夺,足智多谋,很有章程。有一天神遇见他,在他身上有一个厉害的对付,把他的腿给拧瘸了;他再也跑不动了。那个就是拆毁。本来很聪明,很有头脑,连属灵的事都用头脑的人,他不懂怎样摸神的感觉,怎样不活在心思里,怎样活在灵里,凡事都是他的心思、头脑、理智作主。有一天,神开始在他身上对付他,特别是对付他的心思、理智、头脑,对付到一个地步,他给神打糊涂,打怕了,打得心思垮台,心思倒下去,爬不起来了。等到他再遇到事情时,灵自自然然的就居首位。在心思上,他这个外面的人被拆毁,但他里面的人新起来了。


同样的原则,神也来击打我们的情感,打得我们的情感不仅倒下,不敢动,甚且是爬不起来了。这时,自然是我们的灵领先,居首位了;我们的灵在情感上领头了。意志也是如此;那些都是很痛苦的经过-经过神的击打,经过神的拆毁。即使是使徒保罗也不例外,更何况我们。


保罗在林后四章七至十二节说,"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,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,是出于神,不是出于我们。我们四面受敌,却不被困住;心里作难,却不至失望;遭逼迫,却不被丢弃;打倒了,却不至死亡;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,使耶稣的生,也显明在我们的身上。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,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,使耶稣的生,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。这样看来,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,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。"这个宝贝就是基督,祂放在我们这个瓦器里。当神兴起环境,使我们四围受敌,被打倒时,耶稣的死却在我们身上发动。那个死在希腊原文里,不是个平常的"死",而是带有杀死的意思,是治死。我们说把一个人治死,就是在那个人身上有一种环境,一直在置他于死;有一种环境在他身上一直在杀死他。


比方有位老姊妹,很爱她的女儿,她用情感爱女儿。如果神要这位老姊妹里面的灵长大,神就要伸出祂的手,像刀一样在她的情感里,割那个爱女儿的爱;这个割就是治死、杀死。我们这个人很有头脑,凡事不靠灵,专靠头脑,结果神就要接二连三的兴起环境,杀死我们的头脑。这实在是真实的经历,不仅是痛苦的,并且是长久的。然而使徒保罗说,耶稣的那个杀死在我们身上运行,耶稣的生,也就是耶稣的生命,就在我们身上显明。


遭患难非关犯罪,乃为拆毁外面的人

神一再的用环境击打、破碎、对付,来拆毁我们这个人,拆毁我们的心思、情感、意志,目的是要使祂的生命,能更多加到我们里面,显在我们身上。若是有位弟兄身上满了难处,家庭里满了苦难,连他周围的弟兄姊妹都为难他,可以说是四面楚歌,有的人就会想,恐怕这位弟兄犯罪,得罪神了,不然怎会有这么许多苦。我们看见人受击打,被管教,首先想到的就是人作错事,犯罪了。这样的思想不一定对。


约伯受苦,非因约伯有罪。约伯没有罪,却为什么会受那么多苦?这不仅是试炼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神要拆毁他,拆毁那个天然的约伯。保罗这个人苦不苦?他作了使徒,那样为主大用,那样叫人得益处;然而从哥林多后书,我们知道他是个多苦多难的人。保罗遭受那么多的苦难,难道保罗有罪么?为什么保罗没有罪,却那样受苦?所以,他能在林后四章告诉我们,他那个外面的人被神用苦难拆毁了,他里面的人,就是里头的灵就长大,就新起来了。


惟有借着拆毁才能分别灵与魂

仅仅凭我们的感觉分别魂和灵是不可靠的;我们常觉得自己不在魂里,乃是在灵里。等到神来拆毁我们时,我们才看见我们大部分是在魂里,不在灵里。不仅平常的生活如此,即使是作属灵的工作也是这样。某位圣徒,接受一个负担,要到一个地方传福音、设立教会。他实在经过祷告,实在否认自己,学习不凭自己的心思、情感、意志定规这些福音工作的事,也学习受主引导,活在灵里。到了一个时候,他觉得自己相当在灵里,要去作工、传福音、设立教会,实在是凭着灵,不是凭着魂,是出于神,不是出于自己,他就去了。有一天,他碰到打击,遇见了难处,神四围兴起苦难来为难他、折磨他、伤他、打他;神在那里一点一点的拆毁他。等到神把他打得差不多,拆得差不多,他才发现原来他那个所谓福音的工作,里头很少成分是出乎神的,大都是出乎他自己。到那时,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大多是活在魂里,不是活在灵里。


要分别灵与魂,不是听一篇道理就懂得,就会了;也不是在那里祷告到一个时候,就会分别。要真的分别灵与魂,只有借着神的拆毁。当神来拆毁我们这个人时,那个拆毁,就是拆毁我们这个人的成分,拆毁我们的心思、情感、意志,拆毁我们外面的人。从那时候起,我们才看见,我们在灵里的成分是少之又少,我们大部分是在魂里。虽然不是在那里犯罪,顶撞神,也不是在那里作背叛神的人,但我们还是活在自己里面,还不是活在神里面。虽然我们觉得是活在神里面,但事实上我们是活在自己里面。没有经过神的拆毁,显不出我们真实的景况。


一个人去作一件事时,起头可能还能千真万确,很有把握的说那件事是出乎神的,是神的旨意,一点也不是自己的意思,一点也没有自己的选择,没有自己的爱好,没有自己的倾向,完全是出乎神的。等到去作了以后,神的手中途进来,管教、击打、拆毁,结果人病倒了,工作也作不成功;那时,整个人就落到试炼里。然而,他深处有一个看见,原来自以为百分之百出乎神的事,经过神的击打、拆毁,才发现原来百分之百是出乎自己。只有拆毁能叫我们认识灵和魂的问题。


我们是堕落极深的人。因着我们堕落到自己里面太深,仅仅用道理来定规我们不在自己里面,是无法成功的;仅仅用一点祷告来定规我们脱离自己,是不会有用的。必须神的手进来击打、拆毁;打到不能再打,拆到不能再拆,拆到我们毫无办法,我们的真形本相才会显露出来。那时,我们才能看见,到底是出乎神还是出乎我们。


魂被拆毁,生命才能长大

没有经过拆毁的人,其真实属灵的成分定规很少。这不在于我们作什么,也不在于我们祷告多少。实在说,即使我们天天禁食祷告:"主阿,我不要我自己,我要你,我不要凭魂,我要活在灵里。"这也是没有用的。不是说不应该祷告,乃是说我们必须分别我们的灵和魂;仅仅靠祷告是不彀的,必须神的手进来拆毁。黄铜调在黄金里,我们怎样区分呢?只凭我们的眼光,是分不出金或铜的,即使用摸的,也摸不出来;惟一的办法,就是烧一烧,一烧就清楚了。要分别是铜或是金,只要用火炼一炼就知道。魂和灵的那个混合,比铜和金的混合还厉害;黄铜和黄金混合在一起,不容易分,魂和灵混合在一起是更难分。不是我们用一篇道理,就能分清楚,也不是我们祷告就能弄明白;必须等到神的手出来击打,出来拆毁,我们才会看见,甚至我们以为是出于灵的,也是出于魂。


为这缘故,真正爱主、追求主的人,是没有法子避免苦难的。我们素常有个错误的观念,以为我们爱主、讨主喜悦,就没有苦难,就平安顺利了;实在不是这样。一个人越追求主,越活在主里面,好像他所受的磨难就越多。教会历史里有许多这样的见证;越爱主的人,向着主越单纯,越追求主,越活在主里面的人,好像在他们身上就多有磨难。为什么?因为神就是要拆毁他那个外面的人,要建立他那个里面的人;要使他的魂破碎,叫他里面的灵能长大。


不是我们在那里分别什么是出于魂的,什么是出于灵的,就能分别成功,没有这件事。乃是当我们追求神,爱神的时候,当我们愿意把自己交给祂的时候,神的手就进来,在我们身上作拆毁的工作,作打碎瓦器的工作。神打碎我们外面的瓦器,就是拆毁我们外面这个人,好叫我们里面的宝贝越发得着彰显,叫我们里面的神,里面的基督,里面的灵,里面的新人,越发长大,一天天新起来。


今天在教会里,实在缺少能供应人的人,换句话说,就是缺少被拆毁的人。不是我们讲了多少道,能造就人;道理不能造就人,乃是一个被神破碎、被神拆毁的人,才能造就人,才能把灵供应给人。这就是一个职事的工作,而不是一个恩赐的工作。乃是一个人给神打了再打,拆了再拆,破碎了再破碎,他那个人的心思、意志、情感,破产了,垮台了,爬不起来了;这样的人才能使里面的基督强起来,里面的灵新起来,里面的人长大起来,里面的宝贝越发彰显出来。这时,基督就能从他里面出来供应人,供应教会;灵就能从这人里头出来,使教会得着生命。这样的人才是个脱离魂而活在灵里的人。林后四章完全是讲外面的人被拆毁,里面的人长大起来;那就是脱离魂而活在灵里头。

 
< 08月 2012 >
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周日
    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    

哥伦比亚教会 Church in Columbia in Maryla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