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初信造就 朱韬枢弟兄访问哥伦比亚教会 9/8/2012 早晨交通

字体大小

简繁转换






忘记密码了?
忘记用户名了?
尚未注册? 创建新帐户

联络我们

Email:
Subject:
Message:

朱韬枢弟兄访问哥伦比亚教会 9/8/2012 早晨交通 打印

朱韬枢弟兄访问哥伦比亚教会

09082012 AM交通

(未经讲者校阅,仅供个人追求)

 

发脾气

发脾气很有意思,一个人有两个我,一个是 “天然”的我,一个是 “属灵”的我, “天然”的我出来了就是脾气,脾气是很好的东西,就把你这个人发出来了;脾气没有节制就是肉体,脾气有节制就是把我这个人给你看一看,你看看我怎样。 “属灵”的我就是灵的释放,灵的释放就把你里面的真我说出来了。圣经没有用脾气,圣经说你不要喝醉酒,喝醉酒你那个堕落的我就出来了。发脾气不一定是堕落,但是发脾气又不要犯罪,圣经说生气不要犯罪,不可含怒到日落。发完脾气就过去了,发脾气没罪,发完脾气不让人走一直记得他的错就是犯罪。

 

事奉

讲到事奉我们要认识:一个人信了耶稣以后愿意爱主,爱主之后需要奉献,奉献以后需要事奉。得救,每个人都一样,无论是多聪明的还是多愚昧的,信耶稣就得救。得救以后爱主,每个人都一样,但是也要看人的构成。有的人他爱的时候比较绝对一点;有的人爱的时候比较松散一点。不同在哪呢?爱主绝对的人在爱主之外不愿意做任何事牺牲这个爱。爱主松散一点的,他也爱主,但他同时爱三个五个东西。同时爱三个五个东西,到后来没有一个爱长的好;多才多艺不一定是个好事。我们爱主了, 又想好好赚钱,又想有家庭,又盼望身体健康,这些都是对的。但是又爱主又想好好赚钱,他就会加班,他就会为着哪里薪水高往哪去。他就会不知不觉的把主丢在一边了。一个人爱主之后 想要身体好,这也是对的。可他就会到一个地步,我早上起不来就是起不来了,晚上要早睡就是要早睡了。他失去舍己的能力。因为他对自己太宽厚了,不愿意走另外一步路,不愿意出另外一个代价。人爱主了 ,如果他还有任何其他所爱都没有错,就是一个顺位的问题:到底爱主耶稣的爱能不能成为第一位。如果爱主耶稣的爱成为第一位,其他的爱就能很正常很自然。

我不是一个宗教的人,你们也看得出来我不喜欢宗教,譬如一定要穿什么衣服,一定要怎么走路,一定要怎么拿圣经,一定要用什么腔调。我很不喜欢,你就是你,爱怎么活怎么活;你可以不宗教,但是你不能不把主耶稣放到第一位。事实上你宗教了,宗教也可以取代主耶稣:我一定要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,不小心也会取代主耶稣。人信主,主耶稣盼望每个人都信祂。人爱主,主要求每个人都爱祂。然后主耶稣盼望我们奉献给祂。就好像一个人谈恋爱,到后来就要结婚。那么两个男孩,几个男孩在一起很要好,他就结拜。中国人的结拜是很严肃的,中国人有一句话“铁哥们”。“铁哥们”就是打不散的。这个打不散就是commitment (承诺,奉献)。 你有一个需要的时候,我愿意牺牲一切来帮助你;我有需要的时候, 我这些哥们也愿意牺牲一切来帮助我。这个就是一个commitment。当然最好的表达就好像哥哥爱弟弟,丈夫爱妻子,妻子爱丈夫。他那种commitment叫做 life commitment。爱主之后,他就产生commitment,我们基督徒叫做奉献。奉献就是我把我自己恭恭敬敬的或者很诚恳的交托给主耶稣,让主耶稣负我一生的责任,我自己就作主耶稣的跟随者。你有了这个life commitment,你就要奉献。

奉献原则上来说就是主权的改变。我的主权变了。我本来自己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,现在主耶稣你来决定我的命运;我本来这一生有我的规划,现在不说没有规划,在我规划的时候主要来同意:“你若不同意,你要把它拆毁掉,把它拿走,好叫我作一个完全跟随你的人。”你要信主,你要爱主,你要奉献。奉献以后就产生一个东西叫事奉。这个事奉绝对不是热心来服事主。一个真实的事奉它一定是根据于我把自己奉献给主以后,我就来问这个问题:我可以为着主作什么?或者,我可以在主所要的事物里做些什么?一个奉献的人他的主权转移了,转移后现在你就问主,“主,你要我做什么?”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才可能有真实的事奉。一个人没有信主也可以服事。我见过很多人没有信主就服事,对他们来说就是做善事。我愿意捐一些钱,我愿意帮你盖个教堂…。有时候基督徒也没有什么出息,好,你有钱我就认你做干爹吧,你捐钱就请你做董事,信不信主我不管。这是没出息的基督徒做的没出息的事。但是原则上这个奉献钱的人也需要信耶稣。信耶稣还不构成服事,信耶稣只构成热心。

 

生命的本能

一个人得救以后他有很多本能,这个本能中的一个就叫做热心。我们人的生命有很多本能:吃饭是个本能,呼吸是个本能,活动是个本能,睡觉是个本能,它都是人生命的本能。人信耶稣以后, 人也有许多本能。这个神圣的生命,就是主耶稣住到我们里面来了,也会产生一个本能。这个本能就叫我们需要聚会,叫我们读一点圣经,叫我们觉得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真好,也会给我们一个本能就是我们愿意服事主,愿意为主做一点什么。就好像差不多的儿女,第一张支票,第一次赚的钱都是给父母,它是个本能。很少有例外,以后给不给是另外一件事,他做事了,第一张支票拿出来给爸爸妈妈。有的家里有需要,这个钱帮助了家,他就会继续给。有的家里说,爸爸妈妈有了,你自己存起来吧,他以后就不一定给了。这是个本能。就是我家里有什么需要,我愿意有份。这个是个本能。比如说,很特别,一个人得救就想传福音,就想告诉别人信耶稣多好。这是很有价值的。如果弟兄姊妹照这个本能活,我们没多久就有很多福音朋友。还有一个本能就是照顾、爱弟兄姊妹。

这两个月我的二哥中风,中风的很厉害。他只比我大一岁,年龄只差十二个月,我妈妈有他以后两个多月就有我,所以有我的时候就找个中医,中医说这个不是胎,我给你弄些打胎药。所以他就弄了很多打胎药。我妈妈就吃了很多药,我想主耶稣大概觉得这个是我要的人,你不能拿走,所以就把我留下了。这个药是吃下去一般一定是走了,但是我还留下来了。等到后来就是治不好所以就找西医。医生见了说说你怀孕了,所以我们一块长大。有一件事非常奇怪,我二哥病了不是太清楚,我的弟弟告诉他:“三哥回来看你。”大概他就预备好了,我去的时候。很特别哦,他第一句话:“弟弟啊,不要难过。”我就安慰他。他预备好讲这句话,讲完以后,语言就不是太清楚了,我再跟他谈就不是太清楚了,但是那句话非常清楚,“弟弟不要难过”,这是个本能,他这个人的本能,愿意弟兄姊妹得益处。太多的时候,我们抹杀这个本能,弟兄告诉你传点福音吧,“我不传”;照顾弟兄,“我不照顾”;到后来这个本能就失去了,因为你抹杀它嘛。如果你没有抹杀它,你培养它,这个本能就能发展。当你得救以后,这个本能会进来,叫你传福音,叫你常常愿意顾一两个弟兄。那一个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事奉,就好像我哥哥跟我说的那句话并没有人教他,但我相信他在思考:“我现在中风了,我弟弟什么感觉。”那个时候他的情形很严重,现在恢复的好一点,就是脑子有时候会清楚的久一点,那时候他也不知道他有多久,我也不知道他有多久。我要去中国服事,我就想我这次走开五个礼拜,回来他还在不在?但是我也不能坐在他旁边看他死还是活,我们活着的人还有活着的人的托付。

我去看他,他讲了些很古怪的话:“我身上有些钱,帮我给帮助我的人,让他替我好好洗个澡。”大概他人很不舒服,那时候我说:“哦,那我给你钱,不过我告诉你啊,你把钱给他,他这里没有澡盆子,不可能替你洗澡的,但是可能帮你擦的舒服一点。”我就把钱我在那儿,护士在照顾他,nurse aid也照顾他。护士照顾他,他是很多病人中的一个,nurse aid去照顾他,他是四个病人中的一个。我跟那个护士说,我哥哥觉得洗澡不舒服,但是我已经告诉我哥哥了,没有澡盆,这里没有洗澡缸,不可能洗澡的,她说对,这讲的对。她对病人没有情感。那个nurse aid就有一点情感,她就跟我说:“我早晨要替你哥哥洗口,他不喜欢,因为他胡子留长了,大概弄的不舒服。他要打我,他还有个手可以动嘛,他用那个手打我。你能不能帮着我给他洗洗口?”我就抓住他的手跟他谈话,我说你把嘴张开一点啊,她就帮他洗了口了。我就感觉nurse aid比护士不一样。当然护士照顾的更整体。我去就又不一样,它是另外一个层次,我的照顾是本能里的照顾。这个本能里的服事就是最好的服事,但是本能里的服事是要奉献的人才能实化的。

比如说,我一得救,我就有一个本能,我可以传福音,我可以帮助圣徒,我可以为着教会做点什么,这都是本能。但是传福音要花时间,照顾圣徒要花时间,为着教会做点什么要花时间。由于它都牵扯时间,都牵扯精力,如果你得救了没有爱主,你爱主了没有奉献,你就会觉得压力太大,照这个本能活要求太高。如果你说,我就是这样很自然的来爱主,我就这样很自然的爱弟兄姊妹,我是一个属于主的人,我的时间是主的,等到你说我的时间是主的,你就不会觉得花一个晚上两个晚上很为难,你就很乐意去服事弟兄姊妹,这都是本能。你在这个本能里活的越好,主的爱越容易吸引你,你就会觉得那个爱的价值,就是我这样为主活,非常有价值,这个爱的价值就会叫你奉献。“主,我愿意这一生是属于你的,我愿意这一辈子你是负我责任的,我愿意这一辈子你是为大的。”这样奉献以后,就有真实的事奉。事奉有三面,一面是本能的,每一个得救的人都会有;一面是地位的,我站在那个事奉的地位上,我是个事奉者,我是个事奉的人,我站在事奉的人的地位上;还有另一个是托付的。一个是本能的,一个是地位的,还有一个是托付的。这个托付就好像父母或者是母亲照顾孩子,她一定是三面的,母亲爱儿女是本能的,她看不见难处,她如果看见了,她只有挂心,不会减少她的爱。这个是本能的。第二个,它是个地位,就是不管我觉得我喜欢我不喜欢都得照顾他们,我记得我的孩子小的时候,我也太累了,我姐妹也太累了,孩子半夜哭,我就推推她,我姊妹起不来,她再回来推推我,她能动她肯定起的来,她起不来我就知道我应该要起来了,因为总要有一个人要起来给孩子换尿布或者吃奶。还有一个就是托付,不只是我要把孩子养的好,我要把孩子养的健康而已,我还要把孩子养的有发展。比如说,现在我女儿买一个小玩具,我看着丑死了,她就跟我解释,这个玩具为什么这么好,有多少种颜色构成什么东西,这里有个东西是为着发展她这个部分的,那个东西发展那个部分。到底行不行我不知道,我就想跟她讲,我没有发展你的任何部分,你长得都不错嘛!今天这些玩具把他们都发展了也不会比你聪明的。可是对妈妈来说,这一个是使命,不光是我要照顾孩子,我的确有个规划有个使命,盼望孩子能够长的最好。

有个弟兄的女儿很可爱,可以说我所见到的孩子恐怕很少那么可爱的,太可爱了。但是她到了该爬该坐的时候她脚还不会动,没有力,那就找医生,医生就说脑瘫。哇,父母就很紧张了,在北京再找医生,找了一个医生,再找一个医生,再找一个医生,都说不可能是脑瘫,可能缺少什么东西。我们中国人不是很容易讲话吗,有人这样讲,“没关系啦,常常三个月以后就好了,慢一点的有很多。”他就有点搞糊涂了。我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,“不错,是有的。但是假如三个月以后没有好起来,你是不是要后悔一辈子?”我说,“不是一万是万一啊。不错,好像是没问题,那假如果然是有问题,该发现的时候你没有发现,那你会不会后悔一辈子啊?如果是我自己的孩子,我一天都不让他等,我要尽自己一切的力量让孩子发展的好。”不仅这样,孩子还要长,个人的天分不一样,做父母的就想怎么让孩子长得好一点,他的分显得好一点。

 

 

 

爱主四步:得救,爱主,奉献,事奉

从你得救,你就有一个本能出来,你的一生不会离开这个本能,但是这个本能是需要发展的。比如说,我们中国以前的教育不是那么发达,本能都在,可是父母对儿女的规划,就不叫规划,而是顺其发展,儿女好嘛,很胖,很壮,就跟他讲,他脑子很清楚啊,他将来是个音乐家啊,别人就跟你讲说,这叫做雕虫小技,还不如拿锄头干活,种庄稼实在,他这个规划就开始有问题了。他读书,有出息很好,读书干什么用,为什么要读?他完全是另外一个理念。曹雪芹,不是写了80回红楼梦吗,我听说后头40回也写出来了,但他家的老佣人生火需要纸,就把这个稿纸拿去烧了。这是我听说的,虽然烧了,可是因为一厚叠,所以有些文还在,他们就把它救出来了。这就是规划,所以高鹗写的后40回,不完全是自己写的,以烧掉的纸做根基,他找到一些东西,根据找到的东西他续了下去,都有可能。我就觉得烧火的老佣人很值得同情,那也是个千古罪人,这么宝贵的东西就把它烧掉了,可是对他来说,就应该这样啊。

抗战胜利了,我父亲到南京去开会,回来时带了个棒球棒和棒球,要我们打棒球,我们几个小孩都不懂棒球,也搞不懂棒球棒怎么玩,过了三天,棒球棒不见了,后来在厨房找到了,烧掉了。我们几个小孩就问厨子:“这个棒球棒不好烧啊,你怎么把棒球棒烧掉了?”他说:“这个木头真不好,烧火烧不着。”我不是随便聊的,教会中烧棒球棒的人很多的,很多有天分的弟兄姊妹就被我们烧掉了,因为我们的见识和辨识都不够。所以你们要注意,我们的本能就是事奉,本能的事奉却是绝对不够的。我们信主了,愿意传福音,信主了,就愿意帮助圣徒爱主;信主了,就愿意聚会;信主了,就愿意和弟兄姊妹在一起;信主了,就愿意读圣经。这四个都是很自然的:传福音,爱聚会,爱读经,爱祷告,有生命的人都会有这些,你跟着这些本能长,就能长得很好,如果你在这个过程中,你爱主了,浇灌了这个本能,奉献了,本能就能有合适的地位来发展。

我是一个奉献给主,主权让给主的人,然后我让主带领我来学习事奉。譬如说,“我们读圣经”,就是一句话,这句话太容易了,圣经就是用来读嘛,可是我们有多少人讲究,“读圣经”这一句话里有多少讲究?读哪里?用什么方法读?怎样把丰富读出来?怎样在读圣经的时候得着生命的供应?怎样因为大家都读圣经而使教会刚强起来?怎样通过读圣经让一个教会成为一个有光的教会?你有没有觉得这里面的东西太多了。每一个蒙恩的人都有这个本能来读圣经里的一句话,但是到后来变成一个事奉了,他里面的讲究就多了。

弟兄姊妹都要很注意,我们是一班愿意事奉的人,如果你愿意在教会中事奉,你就要很注意生命的本能,同时要注意,当我有这样本能的时候,我怎么因为爱主,在爱的里面让这些本能得着浇灌,有空间发展和生长。

 

教会生活要生机活泼

我们在哥伦比亚这里也聚会7年了,不算在家里的聚会,也有5年了,5年来,我们有没有感觉到,好像我们重复得太厉害?就是routine得太厉害,太习惯性,习惯的教会生活太厉害。为什么?可能问题就出在这四步上:

第一个,很多人信主了,但是从来没有发展他的本能,他就一句话,我信耶稣了,我做礼拜,就完了,但是他没有注意到他信耶稣所得来的生命会供应他各面的发展。

第二个,这个教会是一个爱主耶稣的教会,还是一个做礼拜的教会?

第三个,圣徒是一班以主为大的圣徒,还是以主为点缀的圣徒。弟兄姐妹都有主耶稣,但有的人有主耶稣,就是以主耶稣为大,有的人有主耶稣,只是以主耶稣为点缀。礼拜天到了就去做礼拜,那就是个点缀,别人问我是不是基督徒,我说是,我在哪里做礼拜,主和我的关系不重要,我维持一个表象很重要。那不行,那永远不能让教会起来满足神,成为一个荣耀的教会满足神。

如果这里的弟兄姊妹都走这四步,大家的本能发展的很好,也都可以很爱主,也都可以有合适的奉献,也都可以成为一个能事奉的人,如果是这样的话,弟兄姊妹们,教会的拓展会非常快,教会最怕就是习惯性。

连家庭都很像,夫妻结婚家里没孩子,好像少个东西。孩子成长了,父母头痛的要命,可是父母满足,等孩子终于照着我们的盼望长大了,就是我们孤单寂寞的时候了。中国还好,生完孩子就交给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了,那还好一点。像我们的话,孩子长大了也不会交给我,给我我也管不了。我们就懂,在人生的路途上,就着肉身的生命就少了一些东西了,因为家不再像家。一个陈设放在那儿,三年也没有人动,以前是不准动,现在你希望有人跑来把它搬运,以前的东西不准碰,现在你希望有人来把它打破。它是个律,如果聚会变成‘要聚会了,要散会了,要聚会了,要散会了’,就麻烦了。聚会要是有人发点古怪的问题,讲点不合理的见证,倒是很多弟兄姊妹可以长出来的时候。它是个家,不要怕,怕什么呢?有个弟兄,那天是主日要聚会了,正巧那天夫妻吵架,弟兄就不要去聚会,但他姊妹一定要去聚会,大概吵得很厉害,后来弟兄投降了,好吧,我们赶紧去聚会,到了聚会的地方,姊妹的眼睛肿得一塌糊涂,就不能进去聚会,她就说,“你去聚会,我坐在车子里。”弟兄就去聚会了,在会中站起来骂长老。具体怎么骂我不知道,我不在场,但听说很严重。我不知道严重到什么程度,不过他不骂长老他骂谁?长老本来就是给人骂的嘛,长老越好给人骂得越凶。儿女不抱怨父母,家就有问题,儿女对父母完全满意,家就有问题。或者儿子没脑子,或者父母控制太紧,爱心表达得太多,将来孩子没有什么出息。弟兄骂了长老就要往外跑,有弟兄就陪他出去,也没什么关系嘛,第二个礼拜,弟兄就来认错了,家的温馨就在这些地方。

所以,最害怕的就是都习惯了。以前我在一个地方,通常在聚会末了,有十几分钟,我都会讲一些话,所以有一个妈妈对孩子说“你什么时候看到那个中国人站起来了,聚会就快要结束了。”我就知道聚会出了问题,我们就得改,我就问,为什么是我站起来?为什么别人不站起来?因为别人讲不出我讲的道,别人没有我这个属灵的经历,那我们就要问,为什么他们讲不出这个道?是因为他没有心,就要帮助他有心;是因为他不爱主,就要帮助他爱主;他爱主没有发展,我就要帮助他发展,总之,教会生活就如家庭生活,它一定是多彩多姿的。

服事到了后来很有讲究,不是热心,而是非常多面的。有时候我们感觉非常好,主会说不够,有时候我们感觉不对,当然,有时候确实不对,但是到后来,都感觉这些过程是很美的。你们都是愿意服事的,要看见两面:一面就是这四个关,我得救好不好,我爱主好不好,我的奉献好不好,然后才说我的事奉好不好,这是生命这一面。还有呢,就是装备这一面,我要服事了,我怎么来服事?

主日早晨的聚会,我们叫做一个见证的聚会,或者展示的聚会,display,告诉别人,教会怎么样,当然,可以一起得供应,一起享受主,但是教会生活就比这个多很多了。譬如说,家庭生活中父母带着几个孩子去度假,旅行,郊游,这是一个展示,别人会说,你的孩子胖了,结实了,可爱活泼了,或者父母很得体,这都是展示。要孩子结实健康,要孩子给人感觉受过教育,那后面的家庭生活就非常厉害。现在我们变得有点古怪,天天度假,周周度假,教会的生活没有,就是主日来给大家看,我们来做礼拜,那不是神所要的。而且教会生活里面一定是乱的。教会生活的见证一定是合一的。我在西安读小学的时候,我很小,我九岁小学就毕业了,小学时不懂什么叫读书,毕业时还是一个很小的小孩。老师常常会摸我的头,觉得小家伙很可爱。父母偶然会带我们出去吃饭,父母很爱面子,要给我们8个弟兄姊妹穿得整整齐齐才出门,有时候穿了三个四个,就说不去了,太累了,看我们脸色不对,因为都想去,也不一定是要去吃饭,就想让父母带着出去。我还记得,我们喜欢去一个上海店,那个老板每次去都会说,朱太太,好久没来了,我还记得我妈妈会有一个标准回答,“没得空啊,没得空啊。”可是很少人懂家里那个你打我我打你,你推我我推你的家庭生活。主日聚会就叫餐厅生活,如果要有好的餐厅生活,就要有好的教会生活。主日聚会好是因为教会生活好,可是教会生活里很多时候会让你觉得很吃惊,你要是说,我们从来没有吃惊过,我们聚会太好了,圣徒太好了,那都是说出你没有教会生活,聚会当然都还好,衣服也穿得好,而且照我的同工的规矩,主日早晨一定要打领带,打领带好一点,我说我这么老了不打领带没关系,他说“不”。后来有这么一句话“你不打领带录像做出来,拿出去人家就觉得你随便。”那我就打领带了。这些都是展示的生活,都是为着给人看的,你们要从建立一个教会生活开始,在心里要预备好,真要一个教会生活,你知道有一个过程,它一定是比较乱的,一定是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,好比说,妈妈做好饭了,说“来吃饭”,爸爸有时候不肯来,哥哥有时候不肯来,妹妹有时候不肯来,来了以后都凉了,凉了以后妈妈又要去热,有的时候再骂几句,有的时候小孩吃了一半彼此打起来了,都有可能啊,这是家庭生活,教会生活就应该有这样的家庭生活。

当然我们年纪都大了不需要像小孩一样打架。可是有时候我来看望你,你也不领情,我来看望你,跟你谈谈啦,唱唱诗歌啦,祷告祷告啦,你也不领情还嫌我烦。嫌你烦你就得学了,是不是有时坐太久了不肯走呢?有时候去看望人很甜美嘛,就过分甜美了,到了十点还不走,那人家早晨要上班,你没事嘛,他就坐立不安了。你再去的时候就不敢这么甜美了,是不是你上次去坐太久了?是不是没有讲主耶稣,杂七杂八的话太多,奥巴马还是Romney讲多了,主耶稣不见了。这些都得学,但是没有这些就没有教会生活。某姊妹没有车,你说“我礼拜六去超市,你要不要去,或者我带些什么东西给你?”她说“好啊,我和你一块儿去。”你就要很小心哦,她买三块钱一磅的牛肉,你就不要买四块钱的。你是做姐姐,做哥哥嘛,她买三块钱一磅肉,你买四块钱的,那人不是都有感觉的吗。所以她买三块钱的,你就买两块八的,或者你也买三块钱的。她吃鸡,你就不要吃牛肉,你也吃鸡。有时候她说你给我带一盒什么东西来,你就带回去给她了,她说“多少钱哪?”“九块两毛五。”“我送给你吧!”“不要不要,我给你钱。”她给你十块,你说“糟糕我没有七毛五。”你以为是小事呀?!她说“算了算了,这有什么关系。”但是她就记着了,每次看见你就看见七毛五你还没有还她。到后来你就觉得她对我好像眼色不对了,什么原因?后来算来算去,还是那七毛五。人很小的啊!这就叫教会生活。你想帮助一位弟兄读经,读久了,他说太长了;读短了,不过瘾;读读你讲了,他就很喜欢,你讲多了,就说你还没讲完,我们这是读经不是讲道;读经不讲,又说你都不解释我怎么懂。这是家庭生活啊!你就慢慢来调适吧,看怎么去帮助一个一个人。

一面来说,我们当然不要介入别人的隐私。比如姐妹跟你说“你给我带两根葱吧”,你给她带了两根葱,结果见人就跟人讲他们家真喜欢葱,一个礼拜吃那么多葱。到后来就变成“葱姊妹”了。“葱姊妹你好。”“什么葱姊妹?”“你不是很喜欢吃葱吗?”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“某个姊妹讲给我听的,你很喜欢吃葱。”你有没有注意啊,很小的事就把一个姊妹给糟蹋了。所以闲言闲语不能有,一步一步要很谨慎,因为虽然你奉献了,可是在那过程里,你要学很多。你买东西带着姐妹你就要受她的限制,你替她买东西,你就预备好零钱找她,或者你就预备干脆送给她。你带人读经,读久了,读短了,讲或者不讲都要因人而异。有些人你越讲她越觉得好;有些人你讲她就不喜欢,那你就他不喜欢就不讲,他喜欢你讲就多讲。但是原则上,无论是买菜也好,无论是读经也好,总是见证出彼此相爱。另一方面,总是在生命里学习彼此供应。就是我来看你,来了好像也没有做什么事;但是你走了,或者我走了,她会感觉这短短的时间里,又提醒我主耶稣,又叫我感觉主的同在。

在教会生活里,兄弟之间也有特别亲的,我的大哥比我大两岁半,我的二哥比我大一岁,所以我跟我二哥很亲,我们两个和大哥也相对的近。我跟我妹妹就很远,我弟弟比我小五岁,我妹妹比我小两岁或者三岁。那我弟弟下面还有一个妹妹,很可爱很可爱,很小的时候得肺炎走的,我到现在都记得那个小女孩真可爱。之后还有两个妹妹,一个弟弟。我的兄弟姐妹多,都是一群一群的,这不叫结党,这是本能。我爸爸有一天把我叫来,“你要跟弟弟玩,要不然你们其他人是结党。”可是玩不起来嘛,这是本能嘛。我这么大年纪,我就自然和你们在一起;我是学生,我就自然和学生在一起。我有个家,我就自然负担我的责任,它都是本能。这个时候,要照着本能来发展,但是一定要记得,过程会很累,你千万不要讲教会生活怎么会这样?教会本来就应该是这样,圣徒在一起很单纯,很纯真,该是什么就是什么。家,越活泼越好,越自然越好,越享受越好,你们都开始接受这个负担,根据这个本能来照顾,但是照顾需要技巧,就好像父母照顾儿女,有技巧。

幹弟兄是全时间服事主的,饶铭杰是全时间服事主的,他们有时间帮助我们用时间,不是他们有时间而我们没有时间。比如说你们一个礼拜有三个晚上或者三个时段陪同圣徒,这是很甜美吧。比如说我可以请别人去喝咖啡,或者一个礼拜我总有一个早饭和圣徒一起吃,馒头很好,豆浆很好,咖啡很好,面包也很好,特别现在的面包,越来越先进,五谷的,硬的软的,这些都很享受。弟兄姊妹,你如果每个礼拜约两个同学带到你住的地方去喝咖啡,一个学期你会发觉你照顾了很多人,没有什么代价,不难嘛,吃午饭不也是一个时段吗,都要吃午饭嘛,你约两个同学或者弟兄姊妹一块吃午饭,读点圣经祷告祷告,如果约同学不要过多地谈福音,就跟他做朋友;如果约弟兄姊妹不要过多地读圣经,叫他感觉你们服事的人爱的是他,不是爱多好的他。不知道你们懂不懂,这个不一样。父母爱儿女,好也爱,别人看不好,你还不能讲,父母都觉得自己儿女好,也爱他。我告诉弟兄姊妹,午饭也可以,晚饭也可以,晚饭比较正式一些,我不敢讲,这样会比较累。一个晚上两个晚上,一个人平均都有三个时段,假如你们在座有15位那就是有45位弟兄姊妹被照顾到了,没有一个人会累的。我们每个人都去,有三个时段照顾三个人。全教会就被覆盖了,每个月每个弟兄都和一些弟兄姊妹在教会生活里有点关系,而不只是聚会中的关系。

我再回来说聚会是展示是见证,我们在一起聚会了,叫人看见听见主耶稣。要产生一个好的主日聚会,他有个非常乱的厨房,就是教会生活。好的一顿饭,你不能到厨房去,你更不能打开厨房的垃圾桶,那就是一塌糊涂,没有垃圾桶,没有厨房的乱七八糟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饭菜。教会生活原则也是一样的,所谓的垃圾桶就是我们知道很多的事情,但是不理就算了。比如说我到弟兄家,我想跟他们喝杯茶,唱唱诗祷告祷告,还没有进家门,就听到里面吵的天翻地覆,这也没有什么特殊嘛,夫妇在吵架,你要有智慧了,可以进去还是不可以进去。不可以进去你就可以走了,换个时间再来; 跟他们已经很熟了,知道他们的习惯和个性,就可以进去,“怎么又吵起来了。来来来,我们坐下来。”这要有智慧。我有至少两次半夜两点钟接电话,两次都是很好的姊妹,说“朱弟兄我要去你家,你来接我。”我问怎么了,她说“不要问,我要到你家住。”我说“好,我来接你,我来接你。”如果我姊妹可以我就带着她,如果她不可以我就自己去。去了就敲门,怎么按门铃门都不开,我就不走一直按到门开为止,为什么不开呢,丈夫在门口,太太提个包包要走,丈夫在门口不让她走。我就一直按一直按,丈夫没办法了,就把门打开了。姊妹看到很高兴,拿个包包就走,我就问那个丈夫“你怎么不去阿?”丈夫说“阿,我也可以去?”“你姊妹来,你当然可以来。”他说“我去拿包包”,姊妹说“你不用拿了,我不去了。”这不就完了,吵架就解决了,该出气的也出了。这里面要有智慧,你要说不可以来,太冷了;你按门铃没人开门你就走了,那妻子和丈夫还有的斗争,你坚持嘛,按到开门为止。我的诀窍很简单,要走一块走,我把丈夫带走了对不起妻子,我把妻子带走了对不起丈夫,妻子一看你两个都要带,那没有意思了,所以就不去了,可是她的气已经出了。

教会生活里这种事情太多了,不要去注意谁的孩子打太凶了,但你可以劝劝,你把他脑子打伤了,你一辈子受不住,他的人生也没有了;不能这样动不动发脾气,要打要选择地方打。在你心里面,教会生活很混乱。那怎么来弥补呢?我们常常在一起,我们常常彼此扶持,我们常常彼此安慰,姊妹你也去那样照顾三个姊妹,他也去照顾三个弟兄,你们的家常常打开着,小姊妹你也是,到Johns Hopkins去找三个同学,两个同学,跟他们喝咖啡,或者做点拿手菜请人吃,他突然感觉教会很亲切。要学习过这样的生活。主祝福你们。

 

在人身上劳苦

你要注意这四个点:我一得救,我有一个生命的本能,这个生命叫我爱主,我就愿意培养我向着主的爱;爱主会带着奉献,我就愿意把自己好好奉献给主;奉献后我来事奉,我要有一点规划,不光是生命的本能,我有一点规划,在这个规划里我就有劳苦,我要会劳苦,我的身上一定要有人。

比如说李弟兄,感谢主,你在费城,那离杜弟兄也蛮远的,他愿意传福音给你,你也接受主耶稣,真是感谢主。那这个就是他多多少少有一点的劳苦,他若是不关心你,你也不会信主,他若只打一个电话,你要信耶稣,不信耶稣下地狱,我就告诉你,言到此为止,那你也不会信主。他这是有一种关切,在关切里劳苦,产生一个果效出来。

你们要学习,时间要分别出来,有合适的劳苦。我的判断,你们这里应该有一百五十人,如果包括学生,如果听一次福音也算,可能有一百五十位。大家都有点规划,我相信若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,每一个弟兄姊妹,他偶然来听一次没信的,就不算。来听了,信了,不来聚会的,或者来聚会一段时间,后来不聚会的,都算。我们大家同心合意把每一个弟兄姊妹都好好去看望一遍,变成习惯性的。谁和谁感觉还可亲,比如说,我去看他,请他来聚会他不来,但是感觉很可亲,我就建立一个管道来供应他。今天很容易,电话也可以,Email也可以。比如说你很忙,那么你就每个主日晚上给他个Email。说今天早上你没有来聚会,但是弟兄们记得你,盼望以后能来聚会。今天早晨幹弟兄讲些什么,或者某些弟兄讲些什么,或者今天早上聚会来了一个很可爱的小朋友,我把他照片Email给你。我问你,我如果是这个人,见到这个照片,我什么感觉?一个很可爱的小孩来了,你抱着他照张相,Email给他,“你看他可爱吗,他的名字叫什么,他的父母今天第一次来,或者他父母来了,第一次把他带进来。”李弟兄的姊妹还有两个礼拜就要生产了,一个月后你把他抱进来,也照张照片,“某某弟兄,感谢主,受浸了,带一个小女儿来。有福啊,小女儿多可爱。”

(生儿子是为着做父母的,生女儿是为着自己。这是我讲心里话,当然,对我这种做父母的,都没有什么关系。姓什么都一样。中国传宗接代的观念太重,所以生儿子就是自己家的,其实,有三个女儿,左边一个右边一个,后面再一个抱着你,你自己享受。三个儿子不会给你这种享受。但是如果儿子娶了好的媳妇,他不会这么抱着你,他会照顾你。反正记着,生儿子是为了长辈的,你要喜乐,因为你父母得安慰,生女儿你要感谢主,主啊,你给我一个这么好的。这是真的,我讲的是人生,人生本来就是这样。)

我举这个例子,“感谢主,你看这个家多可爱啊,弟兄听说现在已经受浸了,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,因为你也是家中的一分子。”如果我是一个很冷酷的人,我一旦看见,这里有一个家庭的温馨,你要相信,每一个信主的人他的本能都很强,你以为他不聚会了,结果本能还都在,当你把这个本能挑旺了,他就会羡慕教会生活。你要把教会生活活的完全Homey, flexible, enjoyable,很家庭化,很活泼,叫人很享受。

 

生活要简单

给小孩学很多东西是个潮流,做这个做那个。我自己不注意,我姊妹有时会注意,她会送我的儿子去打棒球,每个礼拜都去,我说,真打棒球吗?后来有一天说我去看看儿子打棒球,到那里才发觉什么都不会,我的儿子紧张得要死,教练也紧张得要死。后来一想何必呢,你去了他们本来玩得蛮快乐的,结果不快乐了。后来叫他们去学钢琴,教他们钢琴的是倪柝声弟兄的小姨,陆师母。我大女儿去学,没有什么天赋,学起琴来一板一眼,我没有讲话;我小女儿去学,有点天分,我就很紧张。为什么紧张呢?就是那时候我对音乐家不完全了解,觉得这个领域不好,但我一句话没有讲,你喜欢学你就学。有一天她突然有了灵感,说该会的我已经会了,你给我买一些乐谱来我自己弹就好了。就给她买了一些乐谱她就自己弹。东西都可以学,但你盼望多了,你是傻瓜,但你盼望孩子涉猎一点,这也没有什么错。中国到后来有点恶性,譬如说,很富有的孩子很多学钢琴学音乐,主要就是他们有钱给孩子买钢琴,一般人买不起。有钱买钢琴的,他不一定有天分。可是只要是会钢琴,大家就说“哇,这个好啊!”结果把这个孩子搞得不知道到底好不好。只有我姊妹,我很感谢主,她家里蛮富有的,起码早期孩子在家时家里蛮富有的。她家有个钢琴,她弹起来就是木材敲琴键,梆梆梆,所以她一直没有学好。不过她学那个叫她自己自得其乐是肯定的,她很压抑的时候,不愉快的时候,弹点诗歌她就很放松,所以也有好处。大概学这个学那个都是望子成龙,你也很难停止它。

但我们自己还要领会,孩子的成长是根据他的天分,是主给他的,孩子成长的健康度是根据他对神的认识度。他很小能领会有神就很有益处。到后来他领会:我还是愿意要属神的事物,他就有保守。这学来学去学很多,不一定有用。一定要孩子学这个学那个大概都不必要。

我说这个话请你们原谅,我直到这两年我才知道我小女儿很会读书,有一天我说你每个学期都是第一名呀,她说你现在才知道。她都要做妈妈了,三十多一点,我怎么没觉得会读书。为什么?因为我很注意陪同她,我不太注意问她“你考得好不好?”何必给她这个压力?到后来都一样。她大学念Princeton,就是最好的;研究所念哈佛,也是最好的。奇怪,就在那个时候我都没有想到她一直考第一,我也没有问。她就是很高兴:“Dad,look at my record!”我都是讲“Oh,outstanding! Praise the Lord! I am so proud of you!”就这种话。因为即使她考坏了,她不还是我的女儿吗?你又何必给他这个压力呢?结果反而她们就很自然的发展,当然我姊妹会陪同她们读点书,也许这是主的祝福。

我们在教会生活里也要慢慢领会了,过教会生活的人,他们的生活the simpler the better,越简单越好。因为什么呢?因为有时间。因为有时间,你可以出去服事。比如我的衣服都是从一个店买的,我这个西装都是店里寄来的,过个两三年,我觉得这件衣服穿出去不太好了,肩也不对了,脖子领子也不对了,我就打个电话去,说我是某某人,请你寄两套西装给我,还是什么颜色,还是什么号码,就完了。可是我也喜欢逛店。逛店不是为了买东西,就是为了放松。你为着买东西去逛店也很紧张的,你就去单纯地逛店很轻松。偶然看到一个特别sale觉得很合理你就买。过教会生活的人,他们的生活要简单,越简单越好。到后来不都一样吗?我喜欢这个牌子,我也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很便宜的这个牌子。本来这个店在南加州,后来听说克里夫兰的Outlet Mall也开了一个,叫Brook Brothers’,所以我的衣服都是在这家店买的,西装也是,长袖短袖都是。后来发觉它的衣服做太宽了,讲道时不好,我才去Macy’s看看有没有其他合适的。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,生活越简单越好。如果你需要逛Mall,你就去逛Mall,这没有错,因为人需要放松!人需要有一点生活,好像不是直接连于基督的,却是能让人放松的。你有个好的CD-Player,可以玩,可以听音乐的,你可以有个好的。但是你不要去故意搞一间房子都是音响。那个就叫世界。通常我也不会买,我就告诉我的儿子,“请你替我买一个。”他说,“多少钱的?”“几百块钱够不够?”他说,“不够。”我说,“一千块钱够不够?”他说,“啊,也不太够。”我说,“不可以超过一千块,那变成世界了嘛!”一千块钱,说实话,我也不太舍得,但是,我既然讲了,他为了表现他的能力,也给他一个机会。

我们的生活不是清教徒,主给我们,我们就享受!生活有品质很好。但是,我们也懂,生活要简单,你可以很有品质但也很简单,不要一橱子都是穿不上的衣服,不要一冰箱都是吃不下的食物,那就是生活不简单,生活浪费了。现在这个世代,为着孩子的教育,父母会过分,其实,孩子不快乐,连买各种高档的玩具,都是为着父母啊!我做孩子的时候有什么玩具,什么都没有!一根棍子当木马,一根绳子跳,一个弹珠弹。我们过得很快乐,当然,今天大家都比来比去,你儿子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行。但是,你要过分地投入,那就叫你整个的家庭,光是为着孩子的玩具,就可以到世界里去了。

在这里带领弟兄姊妹的时候,我们也带头作榜样,鼓励大家越简单越好。生活简单,自然更容易有主。但是简单也要给人感觉有品味,不要给人感觉简单,结果没品味。我今天进来,我就注意这一块地毯,这个配得很漂亮,满有品味的,这块地毯选得好。培养一点自己的品味,培养一些生活中的品味,都是对的。有一种音乐我喜欢,但是,生活还是要简单。感谢主。(韬)

 

 
< 10月 2012 >
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周日
1 2 3 4 5 6 7
8 9 10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       

哥伦比亚教会 Church in Columbia in Maryla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