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初信造就 朱韬枢弟兄访问哥伦比亚教会 9/8/2012 晚上交通

字体大小

简繁转换






忘记密码了?
忘记用户名了?
尚未注册? 创建新帐户

联络我们

Email:
Subject:
Message:

朱韬枢弟兄访问哥伦比亚教会 9/8/2012 晚上交通 打印

朱韬枢弟兄访问哥伦比亚教会

09082012 PM交通

(未经讲者校阅,仅供个人追求)

 

受浸的意义

没有受浸,不重要,不受浸是错的,但是也没有什么了不起。还是应该受浸。信耶稣,就与和主耶稣一同死了,既然死了,就应该埋,受浸就是埋了,你从水里上来,你的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,我现在把主耶稣活出来了,那么你不埋呢?活的不是太愉快。死人老来找你,信了耶稣以后,世界和你就分开了。因为你没有受浸呢,缺少这个见证,以前的朋友,以前认识的人,打麻将的还是找你打麻将,该跳舞还是找你跳舞,因为没有受浸;受浸以后就告诉他,我已经归入主了,以后不要来找我了,要找我请你跟我一起聚会,一块儿去听听福音,那就很有祝福。

 

再论生命的本能

早上我们说到,信耶稣很有意思,这个人一信了耶稣以后,他就得着了主耶稣基督做他的生命,这个生命有一些本能,就好像一个孩子一生下来,他这个本能就在了,他就会要吃了,他就会要睡了,他就会要求舒服了,所以尿布湿了他就会哭了,还有呢?他就会希望人抱着他,他就需要得着爱,需要得着爱里面的保护,这个都是生命的本能。前几个月有一天,我的孩子带着他们的孩子都到克利夫兰一个礼拜,我的小外孙,看最小的外孙女手里玩一个东西很好玩,他就去拿,我没想到小外孙女抓得很紧,马上啊啊啊叫起来,小外孙大概吓住了,就走掉了。我就想我的小外孙女这么粗糙,这么自私,脾气这么大不太好。所以我再去到北京,我看我女儿的时候先问她脾气还是不是这么大,她说没有了,她现在也不喊了,人也从里面长了出来,她也是个本能,长一长,她长到另外一个境界去了,就几个月,在一年之内人变化的很厉害,当然一生来说就变化得更厉害了。

信耶稣是什么呢?信耶稣就是我在我的生命之外还得着了耶稣基督做我的生命,我是一个信耶稣的人,耶稣基督的生命进来以后就有这些本能,比如说,第一个,这个本能会叫你爱耶稣,觉得耶稣宝贝,因为我有了耶稣了,我愿意和他有一个健康的关系。第二个,会叫你喜欢传福音,然后会叫你喜欢和基督徒在一起,会叫你喜欢读主耶稣的话,也会叫你喜欢参加聚会。很少基督徒可以离开这些本能,我信主了,我很自然就会对主耶稣很有感觉,所以人要反面的说到主耶稣,基督徒就觉得不愉快。我知道有一个姊妹,年纪大了,多少年不聚会,喜欢打麻将,就是说她软弱了。有一天她在打牌的时候,其他三个打麻将的朋友,不知道怎么就讲起耶稣了,三个人就骂耶稣,她一面自摸啦,碰啊,打麻将,一面里面就受不了,到后来实在受不了就讲,“请你们不要讲了,我是信耶稣的。”那三个人就讲,“你也是信耶稣的?看不出你是信耶稣的。”那真的蛮丢脸的。后来发生这件事的人告诉我,觉得很稀奇,一个信耶稣的人多少年不聚会了,在打麻将,原则上你知道打麻将就不一定对,所以别人骂耶稣你就忍气吞声,就吞下去算了,她说“哎呀,骂骂骂骂到后来,我就受不了了,我就起来讲,你们不要讲了,我也是信耶稣的。”她这个就是个本能。

基督徒和所有的宗教不一样的地方就是:第一个,信耶稣的人有神。原则上没有一个宗教有神。比如说佛教,他没有神他只有佛,谁是佛呢?一个人修行到一个地步,就是Buddha,我们把它翻做佛,他修行道行高到一个地步他就成为佛了,或者说因为他对人生的体认高到一个地步,他就成为佛了。

孔夫子没有神,孔夫子不用神这个字。孔夫子真正的话是“获罪于天,无可祷也。”在天的面前我是个犯罪的人,我怎么敢祷告?你有没有注意,他到另外一个层次去,但他没有神,所以他祭祀祖先,他产生一种非常好的祭祀制度。佛教没有神,孔教没有神,道教没有神。道教说道可道非常道,一个道你把它说出来了,就不是恒久的道。你注意,这个道对他们来说就是至美至善,可是当然你说不出来,因为原则上道教也没有神。

我在非洲传道的时候,有一次圣诞节左右有一个一周的训练,训练完了,我还在那儿留几天,也预备去看望一些教会,休息几天的时候,我跟弟兄说你带我到乡下去走走。离这个城很近就到海边了,这个海边他们说就叫做黄金海岸,美极了,一眼看过去没有尽头,都是椰子树跟沙滩,沙非常干净,没有人,就一个小孩看见我们去了就爬到那个椰树顶上拿椰子。我不知道是要我们给他钱,意思就是表演给我们看的,还是他自己就是想拿椰子。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部落的一个小村子,那是过新年的时候,那个村子非常美,它的屋顶完全是茅草的屋子,你看到那个景象,就看到他们在外面庆祝,拜他们所说的神,但是你真跟他们谈呢,他们没有神,他们只有迷信。

认真说,信仰这位神的一共有4个教,信仰都是一位神,一个就是回教,回教信的神就是耶和华,回教有亚伯拉罕,回教也有耶稣,但是他把耶稣当成一个大的先知,他有神,但是他对神的认识是驻留在早期,就是圣经启示中最早期对神的认识,所以他非常讲究报应,非常讲究战争,譬如说,你绑手榴弹,把自己炸死了,把别人也炸死了,为着神,那到了天国的时候,你就有什么样的妻子,什么样的房子,把这个奖赏说得很清楚。还有一个就是犹太教,就是旧约的神。同一位神,最早期的体认是回教;高一点的体认,就是这一位神祂有旨意,祂有目的,祂有心头的愿望,这个是属于犹太教。之后还有天主教和基督教,信仰的是同一位主耶稣,同一位神。所有的信仰都是相对的连于哲学,譬如说,你去研究佛教,他是连于哲学;研究道教,他是连于哲学;研究孔教,他也是连于哲学。往下一点,在非洲,你看见一个部落,他们敬拜他们所谓的神,那个不是哲学,那是迷信,就是我做一个什么事就可以怎样。

只有这一位神,给我们认识了,产生了回教,很可惜这是最早期的认识;然后产生了旧约的神,就是与人发生关系的神,叫耶和华神。耶和华希腊文就是Yahweh,就是神和我们是有关系的,耶和华这个字就是和人有关系的神。神和人的关系最终是怎样的呢?最终就是人不断的失败,不断的不要神,所以至终神自己来成为一个人,就是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,神成为人,话成为肉身,就是耶稣基督来成为我们的救主,为我们死了,为我们复活了。那很奇怪,我们的脑子并不笨,但是我们相信祂。这件事太理论性了,就是我跟你讲,一个人死了,他又活了,他可以住到你里面,就着人来说,这是不可相信的,但是我们都相信了,因为什么呢?因为神让我们相信了。相信神就是接受主耶稣进到我们的里面做我们的救主。主耶稣进来做了我们的救主以后,就成为我们的生命。圣经说,基督是神,基督是神的儿子;也说,基督为我们死,基督为我们复活了;更说,基督今天可以住在我们的里面。凡信入祂的,就是信祂名的人,就赐我们一个权柄,让我们做神的儿女。这个人不是从血气生的,也不是从情欲生的,乃是从神生的。神住在他们的里面,做了他们的神。这一位神进来,做了我们的神,我们要感谢祂。

祂成为我们的生命,就产生很多东西,我们有了这位神,神住在我们里面,生命就开始运作。从婴儿开始,我们就很稀奇,他不断地长,长到十几岁时,就有点形出来了。孔夫子讲这个成长的过程,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五十就知天命了,六十就耳顺了,就是可以知道,听见一些东西了,七十是随心所欲不逾矩,但这个是他讲错了,我现在八十了,我发现我常常不能随心所欲,如果随心所欲大多逾矩。这个他没讲对,也许是因为那时七十岁的人已经老了,今天七十岁的人还年轻。人的寿命在延长,也许是因为环境变了,活动变了,接触的范围变了。三十而立,因为生命长到一个地步了;四十而不惑,因为生命成熟到另一个地步了;五十知天命,换句话说,就是该是啥就是啥,就是知天命,三十还不认命,四十还想奋斗一番,现在不是流行第二春吗?第二春不一定是指再结婚,而是指我要有一个新的开始。很多很好的弟兄有很好的职业,到了四十岁,都会跟我谈,我也见了好几位了,就跟我讲,我把职业辞了,传道好不好?我很难说不要,也很难说要。为什么很难说不要呢,人要服事神,你怎么能说不好。那为什么也不敢讲要呢,因为你四十才开始好像是晚了一点,该读的圣经没有读够,该学的运作没有学够。大概人到四十,五十以后,就知道自己是谁,这都是人生命里面的故事。

人的生命,就是这样一段一段下来的,神的生命进来了,今早说过,第一,他的本能就会出来,我得着耶稣了,我信了耶稣,神做了我的生命,这个本能就显出来了,祂会叫我爱主,祂会叫我传福音给别人,祂会叫我愿意和弟兄姊妹在一起,祂会叫我喜欢读圣经,祂会叫我喜欢聚会,大概最少都有这五面;这还不包括祂在很多事上规范我,譬如我们本来喜欢打麻将,现在打麻将不平安了;本来喜欢吸烟,现在吸烟的时候不平安了。这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,我知道有长老吸烟,不过后来非常好。有个年长弟兄,是个大学教授,服事我们,后来我发现他吸烟,他是长老,带教会的,他还吸烟。后来有圣徒告诉我,问我知不知道有弟兄吸烟,我问他怎么知道,他说我从那弟兄旁边经过,他躲来躲去不知道怎么办,我就发现他手上有枝烟放在后面,我就快快的假装没有看见走了。那时候我也很年轻,我说“我们什么都不能办,我们只能相信这个生命会叫他不吸烟。”那个弟兄真好,一直到他走,见主了,都是非常忠心的,非常忠心的弟兄。有一天他讲道他突然讲了这么一句,他说“哎呀,人啊,没有能力,一个三寸长的香烟你也胜不过。”就在那个时候我坐在那里听,我就感觉他胜过了。为什么胜过了?因为他公开见证他胜不过,这个生命就会带他来胜过。

 

爱的成长

原则上,信了耶稣的人,这个生命带着你有这五面。你会爱主,会爱传福音,会爱和弟兄姊妹在一起,会爱读主的话,会爱聚会。生命的本能会叫你做这些;除此以外当然还有,可以叫你不看电影,可以叫你不玩电脑,可以叫你不抽烟不打牌了,可以叫你生活改变,都有可能,这都是生命的本能。第二个,这生命会成长,孩子生下来他有本能,所以他要睡觉,一定要睡多少个小时;他要吃奶,多久吃一次。慢慢的这个生命就会成长。我们基督徒生命的成长,要长到爱神。信耶稣以后,慢慢的我就感到耶稣可爱,感觉到耶稣可爱,不是一件小事,你怎么劝人爱耶稣都没有可能,因为耶稣是看不见的,摸不着的,哪有这么傻的人对着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讲我爱你我爱你?!这不可能,但是人得救是不可能的,我们得救了;人爱主是不可能的,我们会爱主;为什么呢?这个生命会回应主耶稣的爱,主耶稣爱我们为我们死了,我们的生命就回应这个爱,所以我们也会告诉主,“主,我爱你。“而且很稀奇,你说“主,我爱你”,当你回应主的爱,你会感到说不出来的甘甜和充实,你会觉得生活非常有滋润,生活不枯干,生活有意义,生活很甘甜。你这样的爱主,它会越来越加多的。

比如说,原则上老人没有什么爱,人谈恋爱都是二十多岁,三十多岁就稍微晚了一点,四十多岁就稍微特殊一点。爱有两种,一种是本能的爱,一种是属性的爱。父亲爱儿女是他本能的爱,儿女爱父母是本能的爱,那么,我这个外公爱我的三个外孙也是本能的,你就是爱他嘛。我现在每天的享受就是临睡的时候拿电脑看看他们的相片,很享受,有些照片过过就想拿出来看。还有一种,这个爱是和人的所是有关,是属性的爱。比如说一个十一二岁的人谈恋爱是不可能的,所以十一二岁要爱耶稣也是不可能的。很小的小孩说“我爱耶稣”,当然你应该喜欢,因为他讲爱耶稣;但是你也要知道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爱,虽然他非常爱父母,因为那是本性的爱,要等他十四五岁,他这个人成长了,在那个成长里他的爱也长出来了。那个时候他说我爱主,就好像一个男孩可以爱他的女朋友,一个女孩可以爱她的男朋友,丈夫可以爱妻子,这个属性会越来越深的。我跟我的姊妹认识大概是五十年,1958年我念台大的时候开始认识她,她是小孩还在念高一,那个时候她有爱,但是我们没有谈恋爱,等到她考取大学,我大学毕业了,我才开始跟她交往,那应该是1960年。从我认识她到她离开我,她被主接去,50年,很奇怪,那种爱会越来越深的,到后来那一种爱也是会完美的。这一种爱是和我们和主的关系是一样的。在生命上我们会爱祂,但是还会产生比生命的爱更罗曼蒂克的东西,它是属性的爱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主耶稣会这么可爱,当我想到主耶稣我会流泪,当我提到主耶稣我会喜乐,当我唱一首诗歌爱主耶稣我里面会满了爱的感觉,爱的滋润。这个不仅仅是生命上的,从生命上发展出一个属性的,那种爱就变成无限。就好像我跟我姊妹,当然她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年,我跟她到后来那几年,这种爱就越来越丰富,越甜美,就会有甜言蜜语。那种在一起的安详,彼此相看的时候里面那种满足,就是那个爱发展出来的。

我们跟主耶稣的关系也是这样,开头的时候是主耶稣的生命叫我们自觉就会爱祂宝贝祂。慢慢就发觉,主不仅是你的救主,主耶稣还是你的情人,你觉得“主,为什么你这么可爱。主啊,为什么我可以这样来爱你?”慢慢你会感觉你不是一个好情人,主耶稣是个好情人。你是个赖皮的情人,躲避的情人,逃来逃去的情人,但是啊,无论怎样你里面还有一个心“主,我愿意爱你。”那真是特别,真特别。所以基督徒的一生是在失败累计里的得胜,你这一辈子有没有得胜?有得胜,怎么得胜?因为你失败这么多,所以你累计出了一个得胜。不是在得胜里来失败,而是在失败里得胜。很特别,这个爱可以不断发展,这个爱要发展的好,就联于奉献。所以你先是得救,生命的本能就进来了,这个本能会叫你受吸引,开始来爱祂,你蒙恩越久,你越觉得主耶稣可爱,然后这个爱就产生一个奉献,这个奉献地上的人就叫婚姻。我们和主来说,我们就把它叫做“奉献”。我现在信主了,我爱主,我因为爱主,我把自己奉献给主。就着地上来说,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对眼了,就是看起来很舒服了,就谈恋爱,谈恋爱的结果就结婚了,那个结婚就是个奉献。结婚时问“你以后爱他吗?无论他穷啊富啊,无论他健康或疾病啊,你都爱他吗?”男的讲I Do,女的也讲I do。不过这个在地上实化的不多,所以我们要小心了,基督徒对婚姻要非常的尊重,我们非常尊重我们的婚姻。那个I Do就是个commitment,从此以后我是爱他的,我只关心她,我只为她活着,她要成为我的一切。西方的婚礼里面那个Giveaway,是很有意思的。问这个问题虽然很无聊,但也是很有意思。现在我们不太问这个,我年轻的时候我也不参加结婚聚会,你们已经够快乐了,有没有我也没关系。可是年纪大了就有点懂,我把我的女儿养大了,现在我要把我的女儿交给另外一个男人,牵着女儿走过一个走道,然后就giveaway,她不再是我做主了,是这个男的做主了,这很有意思。我现在是个老人了,我嫁女儿我不希望牵着她的手give to him,我倒愿意把他们一起give to the Lord,把他们一块儿给主就好了。但是它是有道理,这个的确是个奉献。妻子嫁给丈夫,就是奉献给丈夫;丈夫娶了妻子,就是奉献给了妻子,我这一生以后就是为了妻子,就是为了我的丈夫。基督徒和主,也像妻子和丈夫一样。我是主的情人,我不仅是主的情人,我也愿意完全归给我的主。这个完全的归给就是奉献。

基督徒有三个关,第一点,你一定要得救,不得救,主永远没有办法住到你的里面。第二关,你要爱祂,你要发觉救你的这一位主多可爱。第三个,你要把自己奉献给祂,就和主之间产生了一生的承诺。我这一辈子,主,你要负我一辈子的责任。那主也要告诉你,“你也要向我负完全的责任。我负你的责任,你也向我完全负责;我在天上你在地上,但是我也住在你的里面。”这个就产生了非常甜美的基督徒生活。

 

奉献的生活

那现在的问题就是结婚以后怎么办?当然有时候丈夫会讲我那个太太啊,她的十个指头都是用针缝起来的,什么都不做。我听见过这样的话。谁洗碗啊?--我洗啊。谁做饭啊?--我做啊。谁洗衣服啊?--我洗啊。丈夫这么爱妻子是可以的,妻子不可以以这个为荣的,这多多少少有一点丢脸,除非妻子去做事了,丈夫在家里暂时还没有找到职业,那也很合理。妻子上班赚钱很累,回到家里,丈夫给她倒杯茶,给她热毛巾,把饭做好给她吃。但原则上,这样好像不完全合理。做妻子的就要学怎么做妻子,做丈夫的就要学怎么做丈夫。我们基督徒就要学怎么做一个奉献给主的基督徒。我奉献了就好像结婚一样。一个奉献给主的人,他的人生是完全在另外一个层次和规划里面,就好像婚姻一样,一个结婚的人和一个没结婚的人是完全不一样。一个没有结婚的人愿意做什么做什么,愿意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,愿意在哪儿过生活就在哪儿过生活。结婚以后就不一样了,你是受丈夫的约束的,丈夫也是受你的约束的。现在我们把自己奉献给主了,我们就受主耶稣的约束。主耶稣也好像受了我们的约束。

那我奉献以后应该过怎样的一个人生?譬如说你得救了你很自然会有主,会爱主,会爱弟兄姊妹,很自然会爱读主的话,很自然会喜欢去聚会。现在我奉献了,再也不能“我就这么做”,现在变作我是这样来服事的,我来服事主,我来服事弟兄姊妹,我来帮助教会服事聚会,我来帮助弟兄姊妹能够起来爱主,能够合适的成长,你现在完全到了另外一个层次来照顾弟兄姊妹们。这里就有很多讲究,我现在奉献了,你这样的奉献以后,第一个,主对你要非常的实际。你看,使徒约翰他说到和主的关系。他说主耶稣是谁呢?主耶稣就是那从起初原有的生命的话。这句话很有讲究,主耶稣是谁呢?祂是生命,祂是生命的话,意思就是主耶稣不是糊里糊涂作神的,主耶稣是神,因为祂知道祂要的是什么。如果一个女孩嫁了一个丈夫,她问丈夫“我们这一辈子怎么办呢?”丈夫就说“活到哪儿做到哪儿,有什么就吃什么。”“那么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“何必打算呢,做人就这个样子嘛。”“那你要不要找职业呢?”“那你养我嘛。”你有没有注意,女孩就会觉得这个就很严重,最好是没有嫁给他。

 

听过、看见过、注视过、handle过

你把自己奉献给主了,你就要知道,主到底要什么?圣经里用一个很特殊的词来描述,他说是“生命的话”。话,希腊文是”logas”,说出神是有祂的目的,也有祂的旨意的。宇宙不是无缘无故出来的,人类也不是无缘无故出来的,你也不是糊里糊涂得救的;神做一切事都是有旨意、有目的、有计划的。祂在祂的旨意、目的、计划里来协作一切,这个就叫做“话”;而祂做一切又是根据生命,所以就叫做“生命的话”。这是从起初原有的,就是万有都还不存在的时候,就是起初,祂就定规了祂永远的旨意和目的。约翰就起来讲:这一位有旨意、有目的、有计划的神,我们开头是听见过,然后我们就看见过,然后我们就注视过。我们亲耳听见,亲眼看见,我们注视过,然后我们摸过。“摸过”不是“摸”,是“处理”过,our hands have handled。

小姊妹,你的丈夫David很可爱,一看就知道是从中西部来的,非常非常单纯,extremely pure。开头你听过这么个人,然后你见过他,然后你注视他,然后你“处理”他。“处理”不是个好词啊,就是“handle”,中文翻作“摸”,“摸”是不行的。比如说,你和他喝咖啡,可能他一喝就发出“欷…”,你觉得这个不行;喝完咖啡了,他说“You pay”,你付钱,或者他付了钱了,“You pay tips”,你就问为什么?“We share”这些就是handle:这个人我能不能嫁?这种人能不能嫁?他吃顿饭,什么味道?他喝口茶,什么味道?他的举动是什么味道?他和你应对,什么味道?会叫你觉得很顺当,或者叫你觉得很不顺当。不顺当,它就不会成嘛;顺当,它就会成。你们单身的弟兄,在约姊妹出去的时候,要给人感觉很顺当;要不然追求不到。

我们和主耶稣也是这样, 主给你听见过,主也给你看见过,然后主会给你注视过,你认认真真地看祂,然后主也给你“handle”过,不知道怎么翻,就“handle”过。后来,你对你相信的主耶稣有种非常合适的认识和把握。你知道今天的难处在哪儿?就是大多数基督徒只想为主做工,而没有领会主到底要做的是什么。那如果你只想为主做工,而你连主要你做什么都不知道,你怎么走呢?你怎么能做得健康呢?我今天问David:你习惯吃中国东西吗?他说习惯。但是姊妹,你要注意,你不能叫他天天吃中国东西。偶然吃他会非常喜欢,甚至经常吃他也喜欢,一直吃他受不了的。他一定要吃面包,他一定要吃汉堡,他一定要吃热狗,他一定要吃牛排,他一定要吃spaghetti的。因为这是他的构成嘛,你的饮食就因为他而改变了,你生活的起居就因为他而改变了。丈夫睡得晚,妻子也就睡得晚;丈夫起得早,妻子也起得早,它要连起来。

所以你注意啊,你信主以后,第一个,你对主的认识不能再那么平凡了。你对主有没有把握呢?你对主敢不敢信托呢?你敢不敢这样信靠主,一切都由主来负责?有没有这个把握呢?你对主要有把握,你对主要能信托。因为什么呢?因为不仅听见过祂,看见过祂,注视过祂,我也handle过祂。因为我handle过祂,所以我知道祂喜欢什么,祂不喜欢什么,祂要怎么做事。譬如说,妻子一看丈夫的脸就知道要做什么了,回应好的时候,光是泡茶,丈夫都有一个表情:什么表情“泡茶”,什么表情“泡好茶”,什么表情“泡最好的茶”。那是以前穷苦的时候,现在在美国恐怕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,因为茶不是个大东西了。以前,“好茶”和“最好的茶”,“一般的茶”,价钱差得很远。一撮最好的茶,就那一点点,什么样的客人来了才能泡给他喝,到后来呀,它有一种交流,它非常非常甜美。还有什么表情出来,你知道他不舒服;什么表情出来,你知道他饿了;什么表情出来,你知道他在想什么。这个就是handle。慢慢地你对主要有一种更深的认识,这种更深的认识让你更能配合主,也叫你对主耶稣更有把握。我知道这是主要的,这是主所要做的。所以你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详。基督徒可以信靠主,这就叫他的一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详。他会觉得:我真是有福,我是一个有主的人。

我信耶稣还有几个月就60年了。前天晚上,有弟兄提醒我:你要60岁了,信主60年了。因为我讲过,我从来不过生日,我也不给别人过生日。我的孩子生日我也不知道,就是哪一天生我的孩子我都记不得,怎么记也记不住。他们也告诉我,我就记,记了就忘,忘了再记,后来他们也都知道,就算了。还好只有爸爸节,没有儿子节,没有女儿节,要不然我卡片都不会送,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送。感谢主,我一生不过生日,但我希望我蒙恩60年的那一天,在晚上九点钟,我是九点一刻得救的,就晚上九点一刻左右的时候,我希望我跟弟兄姊妹吃个蛋糕,来庆祝一下。因为这是真正活得有意义呀,60年呐。弟兄姊妹,你们要注意,你说过了这60年,你的体验是什么?我就说,我对主啊,越来越有把握;我在主里越来越安详;我对自己的得胜失败刚强软弱越来越不注意;我对和神之间亲密的关系越来越容易取得。以前要花好多时间祷告啊,才把主的同在祷告出来;现在就是很自然觉得主的同在了。

 

不要活在浮华的世界里

因为这么多年学习handle主,所以到后来什么事来了,你对主那个信托,那个把握,自然就存在。这是第一个,第二个,你不是一蒙恩以后就有圣徒吗,你得救了,我就自然而然喜欢和弟兄姊妹在一起。现在你奉献了,要成为一个照顾弟兄姊妹的人,在这个时候,你要学习像父母对儿女一样,产生多面的照顾,又不要给他们很大的压力。今天这个社会啊,就像一部小说叫作Vanity Fair, 中文翻作“浮华世界”,vanity就是虚空,整个的人生都是虚空!它翻作浮华是有道理的。就着外面看起来,很美丽,很漂亮。今天的人活在浮华的里面,譬如,我们那个时候,跟今天不太一样,我是1963年到美国的,那个时候出国是一个大事,出国的人很少,出国也回不去,因为那个时候飞机很不方便,电话贵得要命,打一个长途电话不知道多少钱,学生根本打不起,所以出国了,就意味着和自己家人多少年不见面,所以出国是个大事。我出国的时候,好多弟兄姊妹到机场来送我,那个时候的机场就是个铁丝网,拿了票以后就进去,你在铁丝网里面,他在铁丝网外面,我妈妈泪眼汪汪的,我的姊妹,那时候还没有结婚,也站在她旁边,两个女孩哭,我可以看得见。我还记得很清楚,我身上没有什么钱,只有一百块美元,到了美国就用这个,你有一个感觉,你到了美国,根本什么都不要怕。到了美国一看,也就这样嘛!它不是你所要的;你进了研究所了,不是你所要的;你带了职业了,不是你所要的。人生,不能在世界里找,可是这个世界,给你的人生很多不需要的要求。

譬如说,人穿衣服一定要穿名牌,这里绣一个人赶鬼,那个赶鬼牌,就是Polo。有一天,我开玩笑跟一个弟兄说,“它给你多少钱,叫你穿这个衣服啊?”他说,“什么给我多少钱!我要花很多钱来买啊!”这很浮华,你穿它的衣服,你还要把招牌亮出来,它就应该给你钱,因为你替他做广告嘛!你替它做活广告,它不给你钱,怎么还跟你要钱?可是,人又会讲:“啊,我穿了这个,我就光彩嘛!”这就是一个浮华的世界。没有什么道理,可是人不知道为什么,就喜欢这些。我在台湾,从一个旅馆走出来,我们就在那儿走,有个人开了台很漂亮的车,他是算得很准的,可是好像就对着我们,直直开往我这儿来,我敲敲他车门,我说:“先生”我用英文讲,那是很自然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用英文讲,那是在台湾,我说:“先生,不能因为你的车子好,就这么乱开啊!”他,也很有意思,他说:“你知不知道”他也用英文回答我,“你知不知道,你应该走人行道,你怎么到车道上来了?”那我就很气啊,我说:“我是个老人,劝你,你不听,你这个白痴!”我就走了。他大概因为我是个老人,所以他也不讲话了。你看一个车,一件衣服,都可以把一个人的人生拿去。

有个人上班了,就买个车,别人就问他:“为什么买这个车呢?”他说:“上班,好上班啊”“那你为什么上班啊?”他说:“好买车呀!”你有没有发觉,大多的弟兄姊妹,在他们的生活里,生存里,和主很遥远,就活在一个浮华的世界里面,衣服也好,车子也好,住处也好.我的确听见过,有一个弟兄买了一个房子,带我去看,就三个卧房,但是是很好一个房子,一个姊妹讲,“哎呦,弟兄,在这会不会走丢啊?”主耶稣啊!为什么人这样住在这个虚空里面?

还有呢,对自己虚空,对自己的儿女也容易虚空,盼望你,补这个,补那个,盼望你什么都是天才,其实,天才不一定幸福。主耶稣是幸福的,过一个真实的人生,就是一个幸福嘛!可是,人很喜欢我的孩子会这个,我的孩子会那个,你要学着帮助弟兄姊妹,像圣经讲的,“不要爱世界,和世界上的事。人若爱世界,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。”一个人爱钱了,爱车了,爱房子了,爱职业了,爱事业的发展了,这个时候,向着神的爱就少了。

所以现在当你再来关心人的时候,第一个,你要学习把弟兄姊妹从浮华的世界里服事出来,不要称许他。很多时候我到别人家去,妈妈都会讲,那谁谁谁,弹琴给叔叔听,弹琴给伯伯听。我就知道那琴一定弹得难听。为什么?因为他讲话就没教养。一个真懂音乐的人不会讲这些话。通常如果我可以走,我一定讲,“对不起,可以了,我需要走了。”搞这干啥,可是它浮华嘛:我孩子会弹钢琴,我孩子会画画啊,我的孩子会什么啦。或者我的孩子跳了一年啦,要学习从这里面出来。我现在年纪也是个老人了,我想起我女儿,十六岁大学毕业,她八年级以后就读大学,真聪明,大学毕业的时候是大学第一名,有两个成绩都是最好的。所以挂一个带子带着全校的学生走,走遍校园。做父亲很荣耀。那现在他们也长大了,也结婚了,也有了孩子了。我再看看,不都一样吗?慢慢我就懂了,如果在这个过程里,我们帮助他们有主耶稣,大概比什么都还更有价值。我帮助我的孩子有主,我帮助我服事的弟兄姊妹,也注意他们的家庭里有主。而不住在这个浮华的世界里。当然你不是说有主所以你不要读书,这个不可以,读书是你的份,你要好好读书。读第一名,那五十个人才一个,你一定要叫你孩子读第一名,那你把那四十九个人往哪放。我是讲真的,你要注意你的孩子交了什么样的朋友,你要注意你的孩子是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,你要注意你的孩子在什么地方很有兴趣,怎样做能发展他的兴趣。这些都是应该帮助他们,服事他们的。但是不要把他们当作什么。到后来恐怕都是虚空,都是一样。

我们在主的怜悯里,愿意教会中所有的弟兄姊妹慢慢的都从这个浮华的世界里面出来。现在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有个牌子,很少没有牌子的衣服,所以你没有什么是非对错,但是教会中不谈衣服,教会中不谈世界上的事。教会中我们弟兄在一起,就谈爱主,就一块唱诗歌祷告,就一块享受主耶稣的同在,就应该彼此照顾。

 

注意彼此的福祉和发展

下面一个,就是要注意弟兄的福祉,我刚刚得救了我就爱弟兄,喜欢跟主在一起,那是本能的,到后来我发展了,学习来照顾弟兄姊妹的时候,第一个要做一个榜样,不在世界里,要鼓励他们不要在世界里;第二个你们要非常关心他们的福祉,就是他活得很好,你要非常关心弟兄姊妹在教会生活里能过得很好,活得很好和健康度很有关系,就是吃东西不是要吃多少钱一磅的肉,而是要吃的健康,穿衣服不是要穿什么牌子,但要穿得得体。弟兄姊妹经过许多的事,要陪同他们,叫教会的弟兄姊妹觉得跟你在一起,舒适安详。若你可以跟弟兄在一起,叫弟兄因着你觉得很舒适,很安详,也许是一杯茶,也许一块散散步,也许一同去喝杯咖啡,也许一同唱一首诗,也许一同祷告,可以是很属灵的,也可以是不属灵的,但是你注意,你要注意他的福祉,过于注意他的发展。
所以,第一个,要帮助他们不要在世界里,第二个,要帮助他们活得好,活得很舒适很安详,一点点的爱能够带给弟兄姊妹许多的满足。譬如说,我们到美国来了,原则上,总是离乡背井,当然因为现在交通很方便,离乡也不是那么远,大家都是自来水也没井了,以前的井水它有个特别的味道,所以你离开你所喝那个水是很有感觉的,现在这些都没有了。但是原则还在。在美国的中国人,挣扎的多,奋斗的多,压力大,觉得孤单。它是很自然的。比如说要裁员,很容易想到,可能先裁中国人;要加薪,很可能想到,最后加给中国人,都有可能。其实可能根本不存在,因为美国的歧视不厉害,但是心理上你还是有这个感觉。慢慢你要懂,教会生活要产生一个最温馨的生活,比如说,某某要回台湾,假如回来了,带一些凤梨酥,每个弟兄一个凤梨酥,它很温馨呐。我从河南来,我带一块番薯,烤红薯,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,但它给人感觉你的确跟我的关系像兄弟姐妹一样,叫他和你在一起觉得很舒适,很安详。第三个,你要注意他的发展。

现在我要关心弟兄了,不要有世界,最好全教会都不要有世界,教会生活里不要谈钱,不要问别人你赚多少,我们中国人喜欢问, 教会里最好不问“how much you made? How much you got paid?” 连就是我们在一起有温馨的关切,都不要把世界带进来。我们在一起关心彼此的福祉,然后关心彼此的发展。

我觉得很特别一件事 就是,哥伦比亚教会一面来说不是很得胜,可是我早上和你们聚会,晚上和你们聚会。为什么你们的祷告这么好?这里的祷告真好。你们祷告这么好,那我就感觉,第一个证明你们的心愿很强,第二个证明大多弟兄姊妹有点操练,第三个证明教会生活应该是很甜美的,有很多长处,那个祷告就出来了。这些就需要鼓励。譬如説,一个弟兄或姊妹,在聚会里突然那一天他祷告了,也许祷告的结结巴巴的,因为第一次嘛,也许没有几句话,散会以后最好有三个弟兄姊妹去告诉他,“感谢主,你今天祷告的很好。“因为小朋友讲一句话,爸爸就觉得很好嘛。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需要发展,发展需要很多的鼓励,不是虚假,要很真诚的关心弟兄姊妹,关心他们有一点点的成长,一点点的发展,都会叫你很喜乐。你也鼓励他,叫他们很喜乐。

 

帮助人传福音

现在我们说,你奉献给主了,就好像结婚一样,结婚以后就有责任出来,你奉献给主了就有服事出来,服事的第一个,还是在人身上。那怎么服事人呢?要帮助他不要爱世界,然后要帮助他得著教会生活的温馨,告诉他这就是家,这就是叫你安息的所在,这是叫你安详的所在,第三个叫他在发展的过程中,不断的得著鼓励。他祷告了,“今天祷告的很好”,他起来为主说一点话作个见证,假如你觉得好,就跟他说你今天很好。不要吝啬称赞,当然不要虚假。虚假会造成假东西。教会应该还是真诚的。当你关心他的时候,要陪同他作一个会传福音的人。传福音这个东西很特别,不传就是不传,真传福音他会有一种灵里说不出来的喜乐,越传福音越喜乐,因为这样,越传福音就越想传福音。传福音你说他难,他也很难。有时候脸放不下来,有时候话说不出来,有时候讲了很多也没有一个人信主。你说他容易呢,我传了嘛。你若带一个人得救,那个人多半不是你传的福音。你若传福音给人,那个人多半不得救。所以圣经才讲,“这人撒种那人收割”。那意思就是说,你若收割了,大概是别人传的福音。你若传了福音他得救了,那是神迹。多半是他以前也听过福音。若是传了福音人不得救,那是应该的。我传福音了,要有一种说不出的安详。

教会要有一种传福音的生活。一个健康的教会,最好每个主日都传福音,属灵的追求放到别的时候,每个主日都传福音,传福音以后有很好的规划。今天人来聚会了,我们只会看他听不听,反应好不好,信了没有,来了几次还没有信我们就会讲,他大概是注定不得永生的。如果他信了感谢主,都是主的怜悯。你很少注意,其实教会要有福音的果子,还不是在拉人,那些都重要,请朋友来,人天生就是要主的,所以人会找福音的,如果一个福音朋友来了,你就问候他,散会的时候,给他一个单张,他一看,他名字已经在上面了,上面还写了“欢迎来到我们聚会,我们多久聚会,每个周什么时候聚会一次”,他如果有地址,就写上离你最近的弟兄名字是什么,电话多少,让他感觉,这里的人真关心我啊。其实不会很难做,就是买几张纸,也不会很贵,可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每个来的人,你都把他当做一个人来尊敬他,欢迎他,关心他,福音不就好传吗?

传福音是这样,去接触人是一件事,接触人以后去照顾他,又是一件事;在这个照顾的过程还要让他感觉到你的品质。一个姊妹去聚会,丈夫很有钱,姊妹比丈夫可能小了20岁,后来姊妹再也不愿意去聚会了,我就问,问什么不去了?姊妹说,一去聚会就有人问,你多少岁了?因为大家都认识她丈夫,姊妹是第一次聚会,丈夫把姊妹娶回来带到了聚会里,人家问,你多大了,你为什么嫁给他啊?姊妹就说,我是来聚会的啊,好像我嫁了丈夫就是为了一个特别的原因,好像我们没有情感。就算她是为了一个特别的原因嫁给丈夫,爱是可以培养的。那杨振宁娶了太太,她28他82,你是不是说人家就是为了诺贝尔奖嫁给他?那人家说,我就是为了诺贝尔奖嫁给他,你嫁不到,你怎么样?

因为人是堕落的,所以人的很多关怀都在堕落里。我们能不能在基督里,让人感觉我们真是一帮可亲可爱的人。所以这里的教会应该产生这样一个情形,每一个主日都有朋友来,每一次朋友来,都能感觉到这里是爱他的,而且不是虚假,是真的爱他,愿意送他,愿意接他,愿意照顾他,他有需要,愿意帮助他。但是你要很有智慧,你不要让他以为教会可以给他做很多事,教会不是做善事的,教会是帮助他,但不是来解决他需要的。要让人觉得温馨,叫人觉得得到关怀,这样的话,教会一定会兴旺起来。教会兴旺并不难,可是人要的,你一定要懂。

教会对人要真心,也要有爱心,要乐意,愿意,为着他们花费。不要做愚昧的事,愚昧的事就是说,没关系,以后我帮你买菜,这就叫愚昧的事。但是要乐意带他去买菜,这就是爱心的事。求主给我们智慧,第一个,要顾弟兄,第二个,要顾人,第三个,一个好的教会,大家一定要成长,要会追求,在生命上要追求,在真理上要追求,在运作上要追求。

要注意这三方面,第一,大家越来越有主越成长,第二个,大家越来越有主越懂属灵的事,第三方面,大家越来越有主,所以有人会讲道了,有人会做见证了,有人会传福音了,有人会照顾事务了,爱弟兄,热心,要追求一些属灵美德的事,属灵丰富的事。

 

追求书报

我劝大家读《十二篮精粹》,倪弟兄的《十二篮》一共144篇,144篇中有80多篇是倪弟兄讲的,我从里面挑出27篇,分作5类,你是一个有主的人,你是一个爱主的人,你是一个过教会生活的人,你是一个读圣经的人(有主篇,成长篇,主话篇,教会篇,生活篇)。我劝你们好好追求好好读,都是最浅的东西但又是给你观念的。譬如,他讲爱神,“什么都会多,只有爱神不会多。”这影响我一生,就是什么都会做过头,但是爱神永远不会过头。年幼时,我读《告诉他》,里面说碰见什么事,都要去告诉主耶稣。《一件美事》,我把所以该丢掉的都丢掉,都打碎,把膏油都膏在主身上,这是一件美事。这都很影响我一生。我劝弟兄姊妹们追求,很多很好的书报都可以追求,倪弟兄的东西很值得读,有一些我的东西,如果主给你们带领,可以读。要做一个会追求书报的人。我刚刚信主时,书报很少,很快就能读完。我刚信时,先读《十二篮》,那时只有4辑,后来信息不够用了,就开始往下走了。那时,我起来爱主,就读《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》,《什么是新约》,这一类的书,非常得帮助。达秘、司布真、卫斯理、盖恩夫人的信息都很好。我劝你们,要有点读书报的习惯,特别像青年人,但有时我们读不了那么多,有家了,又很忙,那读不了就读不了,但是还得好好读主的话,主的话就是食物和营养,读主的话很享受。要有合适的追求,你在真理上劳苦,在真理上有装备,会叫主用你。

最后一个,你要会尽职。譬如说,我和我姊妹结婚了,我们在纽约结婚的,给我们证婚的是江守道弟兄,江弟兄的爱心够,给我们证婚。我们从纽约回到克利夫兰,我说,“姊妹,做饭了。”我姊妹坐在那儿不动。我又说,“姊妹,做饭了。”她还不动。我想想,不对了,我说,“你会不会做饭啊?”她说,“不会。”我说,“你进过厨房没有?”她说,“没有。”我姊妹没进过厨房,但是她学得很快,开头很可怜,切菜常切到手,也常烫到手,但是慢慢学,做了主妇了,本来我会做,也教她,但是她后来做的我已经完全不会做了。在教会里要学习要有运作,有一些弟兄要学习要为主说话,10分钟,15分钟,要学习为主说话,有些弟兄要学习会祷告,有些要学习会唱诗,姊妹要学习会弹琴,大概很多服事要学习做。

譬如说,你发展一个能力,来一个白人,你坐他旁边去;来一个中国人,不信主的,你不熟的,你坐他旁边去。你不要一进去,坐在前面祷告,你坐在后面东张西望,看看谁进来。你不要以为这是小事,每次聚会就是有三五个人坐在后面看谁进来了,年长的进来了,年长的坐他旁边去;年轻的进来了,年轻的坐他旁边去;青年夫妇进来了,青年夫妇坐他们旁边去;学生进来了,学生坐他旁边去,这就是尽职。唱诗的时候,你帮他翻,譬如今天唱诗时,纽约的弟兄来,诗歌不够了,赵姐妹很快就拿一个弟兄的诗歌来,如果你们自己拿着诗歌唱,朋友反而没诗歌本,这算什么?这就是说,在尽职上你没学过。如果他是更陌生的,你就更要把诗歌本给他,因为你比较熟悉自己的诗歌本,这就是学习尽职。

今早不是说每个礼拜要有三个时段陪人吗,大家学习常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,照顾弟兄姊妹,我愿意常常和弟兄姊妹连在一起,或者照顾福音朋友,要学习会尽职,如果你现在说,你奉献给主了,愿意服事了,那就是向世界说,我结婚了,结了婚有很多要学的。服事主有很多要学的,现在开始慢慢学:照顾弟兄姊妹,追求真理,广传福音,在聚会里尽职,至少这四个东西要学,你学这四面,无论到哪里去,都是教会的祝福,那我们今晚交通到这里,求主祝福,和你们在一起交通很愉快,感谢主。(韬)

 
< 10月 2012 >
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 周日
1 2 3 4 5 6 7
8 9 10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       

哥伦比亚教会 Church in Columbia in Maryland